希臘館﹕完整 VR 電影體驗

希臘館外大排長龍

希臘館的展覽名為 Oedipus in Search of Colonus,藝術家 Loukia Alavanou 的作品是一部 15 分鐘 VR 短片。顧名思義,作品改篇自 Sophocles 的悲劇代表作《伊底帕斯在柯隆納斯 (Oedipus at Colonus)》。原作講述伊底帕斯弒父娶母後自我放逐。而在 Loukia Alavanou 的版本,藝術家將整個場景設置在一個羅姆人(吉普賽人)的棚屋區,所有角色亦由羅姆人演出。這些羅姆人居住在希臘西部,一如世界各地的羅姆人,受盡歧視,甚至沒有公民身份,一如流放的伊底帕斯。藝術家希望透過展覽,關注這一弱勢社群的生存狀態。

大概因為 Loukia Alavanou 本身是個 VR 電影專家(她是希臘首間 VR 製片公司 VRS 的創辦人),是故有較大實力拍出技術成熟的 VR 電影。觀眾進入希臘館後,會看到一個漆黑一片的空間,裡面有十數張特別設計的旋轉坐椅,觀眾半躺在坐椅上,可以拉著圍攏身邊的環形扶手讓自己 360 度旋轉,以便觀看電影內容而不會撞到人。聲效方向亦會因應觀眾觀影視角調整。

希臘館 VR 作品(圖片由希臘館提供)

內容上,作品亦活用了 VR 電影的可能性。360 度拍攝讓藝術家更能呈現棚屋區的破落境況。除了主角們的演出,藝術家也在場景四面八方加入其他演員演出細節,如讓戴面具的孩子躲在附近偷看,以豐富 VR 作品內容,亦加強了作品的陰森感覺。大概是因為演員都是素人,不可能要求他們做專業演出,藝術家採用了有别於尋常的表演方式,時而讓他們靜止不動,時而讓他們做跨張動作,再配以旁白講故事。這種表達手法在 VR 電影媒介反而更能給予空間讓觀眾感受作品場景,而不用追趕緊湊劇情。

不過你可能會問,作品是否一定要用到 VR?有沒有開拓到 VR 的可能性?這些問題的答案大概都是 no,雖然也不是所有作品都要上升到推進和反思媒介的層次。

希臘館 VR 作品(圖片由希臘館提供)

那麼,到底有沒有作品技術嫻熟、內容豐富,同時又令人感受到新技術帶來的可能性?

有的,那就在羅馬尼亞。

羅馬尼亞館﹕不能劇透的 VR 體驗

羅馬尼亞館其實與香港人有點關係,因為其兩位策展人之一康喆明 (Cosmin Costinaş) 是香港藝術空間 Para Site 執行總監兼策展人(將於今年 5 月離任)。參展藝術家則是 Adina Pintilie,曾於 2018 年憑首部劇情長片《禁身接觸 (Touch Me Not)》奪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導演。這部半紀錄半劇情的電影,描述各種「異人」(如脊髓性肌肉萎縮症患者)的性生活,獲獎時曾引起激辯,因為許多人對電影評價負面,觀影時曾有不少人割凳離場,就算在獲獎四年後的今天,電影在 IMDb 也只有 5.6 分。榴槤飄香——喜歡的人很喜歡,討厭的人極討厭,這可謂《禁身接觸》的寫照。

今次展覽 You Are Another Me—A Cathedral of the Body,就是《禁身接觸》的延續。新作部份沿用當年電影的片段與故事,製成多部錄像裝置,分兩部份展出。當中運用 VR 的部份,位於威尼斯市內的 Istituto Romeno di Cultura e Ricerca Umanistica。

羅馬尼亞館觀眾用手觸碰 VR 世界

有如牛奶純白的展覽空間,放有三張大小足以包裹身體的坐椅。觀眾在展覽人員安排下戴上 VR 眼鏡和耳機,進入 VR 世界。在這裡,三對主角以 3D 模型呈現觀眾眼前,而比希臘館技術含量更高的是,當觀眾舉起雙手,一對手也會出現在 VR 世界裡面。「你試試擁抱他們。」工作人員說。於是你張開雙臂,嘗試把主角們抱住,你會發現自己雙手沈進他們身體……畫面一黑,張開雙眼,你成為了他們本身。至於往下內容,如果在此劇透就太可惜,所以請容許這裡賣個關子。

羅馬尼亞館人員幫助觀眾戴上耳機

雖然希臘館也同樣用到 VR 眼鏡,但羅馬尼亞館走得更遠,給予觀眾唯有 VR 才能提供的體驗——進入另一個身體,從另一雙眼睛看世界,成為另一個人。這體驗並非純為炫技,而有藝術上的需要,因為展覽想要探索的,正正就是「我們如何與自己和他人的身體展開關係」。「異人」一直是古往今來許多藝術的題材,但無論是用繪畫、攝影還是電影,始終無法突破的一點是觀眾只能用自己的眼睛,從自己的角度看待描繪對象。處理不好,這甚至會造成一種冷眼「旁觀他人之痛苦」的情況。然而在今次展覽,當你的雙手成為了「異人」雙手,你甚至可以張開五指,逐一檢視「自己」指頭,自身與他者的身體藩籬便受到動搖。

但透過 VR,我們《玩謝麥高維治》了嗎?真正成為他者了嗎?顯然這仍是不可能。畢竟就算是在羅馬尼亞館,我們仍然只有雙眼和耳朵能夠一定程度上借代他者。觸感,以至唯有長時間活在真實社會才能感受到的痛,仍然無法、甚至不可能再現。

觀看藝術,始終是一門想像的功課,觀眾大概也不應該不負責任地期待科技可以讓我們的想像力偷懶。不過,如果對觸發想像力有幫助,新科技理應受到藝術的歡迎——羅馬尼亞館證明這一點完全可以達成。

撰文、攝影:文化者特約記者 賈雅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