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粵劇的門檻看似很高,但一對粵劇新秀夫婦御玲瓏和劍麟,卻坦言自己從少愛上粵劇的原因很簡單:戲服好看、小曲好聽。將粵劇的排場、唱詞化繁為簡,在最簡約的舞台與短短九十分鐘的時間,已足以呈現粵劇最引人入勝的特色。御玲瓏和劍麟由粵劇的原始之美談起,直言戲曲一點也不老套,當中所蘊含的傳統價值,亦很值得唱頌下去。

舞台演出難憾疫情,今屆藝術節終於迎來首個現場演出。三齣以孝道及忠義為題材的短篇粵劇,將舞台還原成戲曲節約之本——「一桌兩椅」,由名伶阮兆輝擔任藝術顧問、多位新進粵劇演員擔綱,以年輕觀眾作為對象,以明快的節奏將生、旦、淨、丑等行當的特色盡現於舞台。

由原始之美發掘戲曲特色

「不知為何就沉迷了,我也說不上是甚麼原因。」回想當初對戲曲深感著迷的原因,劍麟如此笑道。同於十歲左右接觸粵劇,他和御玲瓏各自對粵劇有不同的印象。御玲瓏表示自己是因姐姐之故才走進演藝之路的:「那時她找到了一些媽媽的卡式帶,媽媽以前是學戲的,卻從來沒跟我們提起過。後來姐姐首先學戲,學了半年,每星期一堂,我每次都站在旁邊觀看。半年後,我爸爸問我是否想學,我笑了笑,接下來便開始了粵劇之路。」除因戲服吸引外,御玲瓏當初喜歡粵劇,還因為聽了流行一時的《帝女花》,雖聽不懂樂曲的內容,卻對小曲動聽的旋律印象深刻。

自少接觸粵劇的兩位演員,對於戲曲的吸引力自有一番體會。這次以年輕觀眾為對象,演出內容上以明快、簡約為要。「唱的內容必然能交代劇情,演出的故事亦必定與表演相輔相成,不會有拖拉的情況出現。一般年輕觀眾或許覺得粵劇冗長又沉悶,不知道它在說甚麼,但這次我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劍麟這樣形容,同時卻坦言此類短劇在演繹上比一般的演出更為困難。不如平常演出有其他角色與情節可給予輔助,這次的短劇追求簡約,不論在時間或場地上都面臨一定的挑戰。例如在佈景上,是次演出以傳統的黑色布幕作背景,平時舞台上的華麗佈景與模式,因而亦需作出調節。

劍麟把藝術顧問阮兆輝形容為演員們的「盲公竹」,後者為這次的演出定下「不離傳統」的方向,維持粵劇的傳統格式與排場之餘,同時亦留下了一個空間讓演員們自行發揮。從他們的言談間,可聽出整個團隊的關係緊密,御玲瓏表示:「基本上從我入行起,就已經認識輝哥,他看着我長大。」除了前輩以外,年輕演員們同樣具有相當程度的默契,劍麟甚至笑着直言:「我們常作弄對方。」這次演出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年紀層均很相似,劍麟認為正是出於這個原因,一旦有甚麼問題,大家都比較願意提出,務求讓演出趨於完善。

粵劇藝術與傳統價值的傳承

這次演出的三篇短劇,圍繞漸被淡忘的傳統價值「忠、孝、節、義」,如《王祥臥冰求鯉》中,孝子王祥便不惜赤身卧於結冰的河面,希望用體溫融化冰塊,以捕捉鯉魚給繼母食用。對於此,有人或視為愚孝之舉,但御玲瓏和劍麟均不以為然,覺得故事中的選擇是很正常的事,而「忠、孝、節、義」亦屬粵劇常見的概念,值得以戲曲方式繼續傳承。

「這些傳統的信念,現已甚少出現於書本當中。通過戲曲,我們能把多少訊息帶出來,觀眾和年輕人能吸引的又有多少,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然而故事中的傳統信念,我們認為應該借戲曲的方式教育下去,不然如此重要的道德觀念便將消逝。」劍麟說道。隨後御玲瓏亦補充:「粵劇本身很多劇目也帶出了『忠、孝、節、義』的概念,只是整套下來,我們往往並不會只單一地談論一種價值,同時還會配以別的劇情和感情線的發展,因此這次演出的特別之處,就是如此聚焦地探討某一種價值。」

近年常有不同團體試圖將戲曲與當中的精神推廣出去,然而要突破既有的觀眾群體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次首度與香港藝術節合作,劍麟期望能將粵劇推向另一個層面,讓平日甚少觀看粵劇的人,也能透過這次的短劇接觸戲曲。

簡約的佈景、濃縮的時間、傳統的演繹——種種元素結合起來,令三套短劇成為適切的粵劇入門觀劇選擇,如御玲瓏便說:「平常甚少看戲的人,會認為每觀看一套粵劇最少都需要三小時,很沉悶。然而這次的演出頂多只有個半小時,觀眾看罷覺得能夠接受,或許將來會更願意再次進場,觀看長一點的演出,由此帶動更多觀眾觀看粵劇,這是我們希望做到的事。」

「短篇粵劇 ─ 民間三孝義故事」
《王祥臥冰求鯉》及《雲英繼父守城》
日期及時間:
7月13、15日下午4時30分
7月14日晚上8時

《緹縈陳情救父》及《雲英繼父守城》
日期及時間:
7月13、15日晚上8時
7月14日 下午4時30分

詳情: https://visit.hkaf.org/8fpi43

撰文:鄭思珩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