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元宵節香港的綵燈會取消了,在大家戴着口罩的日子我講講愛情應應節吧。 在這時期,你開聲便有人為你四處撲罩已經算是相當不錯,若果有人自動獻罩,我想不是熱戀期的都可以考慮定下終身。但以前我常和身邊的女生…Continue Reading

這個行李箱落在高雄的駁二藝術特區,箱身鑲滿鐵塊(乍看以為貼滿了托運的貼紙),殘破的外表恍如走盡烽火之地,拉桿上有幾隻鴿子依偎着,大概是寓意和平的鴿子降臨全地,希望世界和平。 說到和平,筆者常言:「生日…Continue Reading

宰羊【文化者‧一相一故事】

內蒙草原一望無際,早前朋友去了那裏旅行,回來和我說了堆見聞,和他看照片翻着翻着就看到了這一張,一位牧民牽着一頭小羊的照片,不知為何就想起藝術家Damien Hirst的大型標本作品《迷途的羔羊》(Aw…Continue Reading

坐在那冰冷的木頭上,傾聽着鬧市的煩囂,我能感受它的孤寂,它曾經歷多少風雨和故事,更是昨日傾訴的聖地… 日前我看過古內一繪先生的小說《深夜咖啡店》,當中說到一個關於「聖地」的故事。主角塔子是…Continue Reading

小時候我們總愛跑呀跑呀,嘴上說着:「不累,不累!」 隨年歲成長,我們的腿長了,膽小了。總想着步伐要慢下來,其實我們只是懷念小時候可以勇敢大步走的:距離,想着慢一點,每一步就和以前一樣了,別邁得太大步,…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