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空氣【The Culturist 專欄】

踏出機場大堂的自動門,一道清風迎面吹過來。這是紐約的風,特別乾爽提神。我一邊享受著自由的空氣,一邊跟在一早在香港預約好來接機,身形魁梧的司機身後。 自由是因爲在紐約沒有在香港種種的工作和身分,可以自由…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