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The Culturist 專欄】

那是一個悶熱的下午,我躺在外婆的床榻上。收音機播放著她最喜愛的《鳳閣恩仇未了情》。舊式電風扇每左右轉動一下,便發出零件生銹的聲音。我頭冒著汗,怎樣躺著都不舒服,不耐煩的坐起身子說:「婆婆,開冷氣吧,熱…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