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空氣【The Culturist 專欄】

踏出機場大堂的自動門,一道清風迎面吹過來。這是紐約的風,特別乾爽提神。我一邊享受著自由的空氣,一邊跟在一早在香港預約好來接機,身形魁梧的司機身後。 自由是因爲在紐約沒有在香港種種的工作和身分,可以自由…Continue Reading

地方智慧【文化者‧專欄】

「誰說把畫掛在這裡的?」老闆一走進辦公室就大發雷霆。「馬上把它拿下來!」 那是一幅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米白色麻布做底襯托,上面是用頭髮拼合成,模仿中國篆刻的自創篆字,看上去有點像一個「奠」字。作品的…Continue Reading

藍黑灰【The Culturist 專欄】

我每天都會停在這個繁忙的斑馬綫前,等待著紅燈轉綠燈。等待著的片刻,我看著對面也同樣等著過馬路的上班人海,眼睛仿佛只見到一片藍、黑、灰 。朋友常和我説,我在這區上班是多麽的幸福,上班的人都特別養眼漂亮。…Continue Reading

心動【The Culturist 專欄】

那是一個悶熱的下午,我躺在外婆的床榻上。收音機播放著她最喜愛的《鳳閣恩仇未了情》。舊式電風扇每左右轉動一下,便發出零件生銹的聲音。我頭冒著汗,怎樣躺著都不舒服,不耐煩的坐起身子說:「婆婆,開冷氣吧,熱…Continue Reading

平行宇宙【The Culturist 專欄】

洛霞 今天不用上班,不過早上七時多就已經醒過來了,可能是有點緊張。 經同事介紹,我認識了洛霞。她樣子甜美,性格活潑開朗,笑起來特別可愛。反正就是我很喜歡的那種類型。聼同事說,她家裏環境很好,爸爸在香港…Continue Reading

高手【The Culturist 專欄】

天生就不是運動材料,奈何成長環境裏我總是被體育細胞强盛的人圍繞著,非常的令人泄氣,總覺得自己從小不擅長運動,就是沒有運動健將們的那種自信。 看見身邊的人,健身的健身,玩瑜伽的玩瑜伽,跑步的跑步。自己總…Continue Reading

穿旗袍的女人【The Culturist 專欄】

撰文:清容從小就對旗袍着迷,很喜歡上一個年代穿旗袍的女人。 總覺得穿了旗袍的女人特別的賢淑、溫柔,令人對她充滿了幻想。 我決心要去買一件來穿。

【The Culturist 專欄】最上鏡小姐

撰文:清容 我一直都很喜歡看漂亮的女生,不含羡慕或嫉妒成分,只是純粹的欣賞,喜歡看。從小到大就發現,有些人特別上鏡。心想,這些人真幸運,無論照片是「高抄」, 「低抄」, 「三七」或「正面」, 她們總是…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