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歲行為藝術家Ulay離世 舊愛Marina Abramović :我非常悲傷【文化者.悼念】

1976年他們相戀、「結髮」,1988年他們在長城別離,2010年他們重逢淚下,2020年他們真正的永別。

說的是曾經叱咤一時的藝術界情侶Ulay (本名Uwe Laysiepen)和Marina Abramović。今日,隨着男方以76歲之齡逝世,二人的關係正式如夢幻泡影,留下是他們一幕又一幕經典又能呈現戀人愛惡交雜的行為藝術。

德國行為藝術家Ulay(Ulay Facebook專頁圖片)

舊愛:「他的傳奇永遠活着」

收到Ulay離世的消息,Marina Abramović在社交網站撰文:「知道自己的朋友和前任去世,我非常悲傷。他是一位傑出的藝術家和人類,誰都會深深懷念他。在這一天,很欣慰他的藝術和傳奇會永遠活著。」

Ulay和Marina Abramovic同月同日生,他們關係似乎注定糾纏不清。原名Frank Uwe Laysiepen 的Ulay,1976年開始與「行為藝術之母」Abramovic共同完成多件前衞行為藝術,例如:二人接吻至昏厥的《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 with Ulay》、在威尼斯雙年展上表演《空間中的關係》,兩人赤身露體重複向對方奔跑互撞;二人把髮辮綁在一起背向而行,僵持了足足17小時。

1977年的Relation in Time的《結髮》 , 他們把兩人的頭髮綁在一起17個小時。(網上圖片)
二人接吻至昏厥的《Breathing inBreathing out with Ulay》(網上圖片)

最經典要數1980年的《Rest Energy》,兩人共執一套弓箭,Ulay的弦拉得緊緊的,一放手箭就射向Abramovic的心臟,這作品非常能呈現戀人關係的劍拔弩張,愛得越強反之恨的能量也越強。當然,還有1988年他們賺人熱淚的分手作《情人-長城》。二人各自從中國萬里長城向左走向右走,90天後在中間點重遇,從此道別。

經典之作1980年的《Rest Energy》(網上圖片)

相對只有淚下無言

2010年,Marina Abramovic在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回顧展中,發表新作《藝術家在場》:她由朝到晚坐在館場中央的椅子,花一分鐘平靜地凝視每位坐在她對面空凳的觀眾。然後,Ulay出現了,二人對望潸然淚下。最後,兩人伸出雙手,互相緊握,四周也隨即掌聲如潮。這場面堪稱是近代藝術最動人的時刻之一。

自2009年以來,Ulay一直與淋巴癌搏鬥, 今天由畫廊負責人Richard Saltoun 於Instagram 上發佈他於斯洛文尼亞逝世的消息,享年76歲。

《藝術家在場》影片:https://youtu.be/OS0Tg0IjCp4

撰文:馬如風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