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我們,每人手裏定必抱着一本寓言小說,也許多以有看沒有懂的心態閱讀。因為寓言多以短篇虛構故事、詩歌或者散文為形式,透過擬人化的動物和自然造物,向讀者進行思想和品德教育,從中讓我們漸漸吸收世界運行…Continue Reading

來到無按摩院、麻雀館、戲院、髪型屋、卡拉OK、警局的無人島自我隔離,可是還要借貴狸供樓⋯ (迪嘉的「職人阿港」專欄逢星期四文化者專頁刊出,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