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美學 朝鮮意韻 梵克雅寶蝴蝶別針演繹東方嫵媚【文化者.專訪】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Butterfly蝴蝶胸針與朝鮮王朝一位著名畫家的作品獨具共通之處。她筆下的蝴蝶與迷人的花果和諧雅致。我希望將她的優雅的世界與世家的靈動動物作品想聯結。」—— 徐英姬 (Younghee Suh)

美好的理想常常與現實發生衝突,美好的東西也常常受到毀滅性的打擊。在民間傳說《梁山伯與祝英台》中,梁祝的愛情悲劇並沒有以生命的死亡為結束,倒反而成為了忠貞不渝的愛情典故。這裏的蝴蝶意象集中體現了古人的「善」,體現了中國古人的輪迴觀念和喜歡「大團圓」的善良願望,體現了中國人張揚生命意識的深層美感心態。畢竟,在東方傳統文明中,色彩艷麗、羽翼輕盈、舞姿翩躚的蝴蝶,便一直是「善」和「美」的化身。

在民間傳說《梁山伯與祝英台》中,「梁祝化蝶」成為了忠貞不渝的愛情典故,在這個故事中,翩躚成對的蝴蝶象徵着「海枯石爛不變心」的偉大愛情。左 Janomegasa AE漆器蝴蝶胸針,以黃K金鑲嵌白珍珠母貝、圓形鑽石及鑽石。右:Hananomaru AF漆器蝴蝶胸針,以黃K金鑲嵌白珍珠母貝、圓形鑽石及鑽石。

現代西方文明強調理性,其「蝴蝶」意象自然也不那麼詩情畫意了,有所謂「蝴蝶效應」(英語: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個動態系統中,初始條件的微小變化,將能帶動整個系統長期且巨大的連鎖反應,是一種混沌的現象。「蝴蝶效應」本沒有好壞之分,卻因其總帶著不明朗、不確定的意味,便令往往人們聯想到世事無常、命運莫測的負面形象。

蝴蝶會採花粉,它與花朵的親昵關係常常給人一種美好的聯想,象徵着親情、愛情和友情。古人始創「蝶戀花」這一詞牌名,正是因為古人在蝴蝶身上賦予了無盡的人情味。Ume and Uguisu Z漆器蝴蝶胸針,以白K金鑲嵌灰色珍珠貝母及鑽石。
春天是蝴蝶歡舞的季節,美麗的春景寄託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希望。這裏,精靈般招人喜愛的蝴蝶體現了一種自然之美:和諧、融洽,甚至還有一絲「天人合一」的美好境界。Kujaku AC漆器蝴蝶胸針,以白K金鑲嵌灰色珍珠貝母及鑽石。
蝴蝶體現中國古代文人追求自由、逍遙境界的文化心理,傳達道家文化對傳統文化的結構,因此,蝴蝶意象成為了「自由」、「逍遙」、「清凈」的象徵,具有獨特的美學價值。Seafly蝴蝶胸針,以白K金鑲嵌藍寶石、綠松石、白色及灰色珍珠貝母及鑽石。

朝鮮王朝 蝴蝶丹青

蝴蝶色彩斑斕的翅膀既給予我們審美的愉悅,又給予我們一種對生命意義的感悟。所以在東方文化中,蝴蝶一直受到文人們的青睞,其主要原因便是——蝴蝶呈現出了一種美好的生存形態。春天是蝴蝶歡舞的季節,美麗的春景寄託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希望。蝴蝶體現了一種自然之美:和諧、融洽,甚至還有一絲「天人合一」的美好境界,成為一種「生態美學」的體現。

南韓藝術總監徐英姬 (Younghee Suh)

作為法國殿堂級珠寶品牌,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深諳東方文化的「善」和「美」,世家把創意畫筆交予南韓藝術總監徐英姬 (Younghee Suh),任其演繹世家師法自然百態及動物世界的傑作。 這位曾為高級珠寶系列L’Arche de Noé racontée par Van Cleef & Arpels造像的藝術家,貫徹以往與世家合作的作風,為溫婉可愛的Lucky Animals系列及靈動優雅的Butterflies系列拍攝硬照,活現優美詩意、高雅氣質和細膩格調。

徐英姬表示:「「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Butterfly蝴蝶胸針與朝鮮王朝一位著名畫家的作品獨具共通之處。她筆下的蝴蝶與迷人的花果和諧雅致。我希望將她的優雅的世界與世家的靈動動物作品想聯結。」她活用人手裁剪的韓紙、布料和素描,勾勒出詩情畫意的構圖,讓各款珠寶活現於自然環境中。 徐英姬說:「看到這些可愛的Lucky Animals,勾起了我的童年回憶,教我想起韓國童話故事中的老朋友,給予我無窮靈感。」

日本彩漆 工藝精緻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東方蝴蝶情緣可追溯至2004年,世家首次推出一系列限量發售的蝴蝶別針。飾以日式彩漆圖案的精緻夾扣,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珠寶工匠及日本漆器工藝師的驕人合作成果。至2007年,系列再添新姿采,更多設計款式的Lacquered Butterflies彩漆蝴蝶翩然舞至。於2010年,品牌再次受到日本彩漆工藝的啟發,將日式彩漆應用在錶盤設計上,於SIHH 2010推出了Midnight Extraordinary Japanese Lacquer (Maki-e)限量系列腕錶。

彩漆工藝在Van Cleef & Arpels的珠寶創作中癸違已久。「Lacquered Butterflies」系列融合品牌經典蝴蝶系列及華麗的漆器藝術,頌揚對品牌創作影響深遠的東方風格。

彩漆工藝在Van Cleef & Arpels的珠寶創作中癸違已久。「Lacquered Butterflies」系列融合品牌經典蝴蝶系列及華麗的漆器藝術,頌揚對品牌創作影響深遠的東方風格。「Le」 laque或是「la」laque?(法文「漆器」一詞的陰、陽二性)陰性辭彙還是陽性辭彙?在法文的語境裏,以遠東的工藝創作的珍品,必然被冠以陰性名詞。最古老的漆器全為祭祀用品及杯、碗餐具,於福井及青森(日本北部)出土,是西元前3500年的作品。以優雅精緻的藝術形式出現的漆器源自西元前100年的中國漢朝。塗漆最初只為保護家用器皿,取其防水耐汗。及後,這項技術逐漸演變成藝術。日本藝術家約於西元6世紀開始以塗漆創作。隨著技巧日益發展圓熟,這門工藝亦成為日本文化的瑰寶。由簡單的器具以至奢華的珍品;從建築到雕塑,處處可見塗漆工藝的蹤影。

塗漆工藝展現的精巧優雅,於14及15世紀受到歐洲貴冑的青睞,大量漆器餐具於此時出口至歐洲。在18世紀的法國盛世,漆器超越當時金碧輝煌的中國文化熱潮,成為新的美藝風尚。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印象,自此以日本風格作詮釋。漆器於20世紀初正式於歐洲引發一股創作風潮,裝飾藝術家Jean Dunand約於1912年於日本漆器大師Seizo Sugawara門下學習塗漆藝術的堂奧。Dunand不僅將塗漆技術帶進巴黎,以至整個歐洲,更創出全新的製作工序,成為當代藝術的中流砥柱。

漆器蝴蝶 巧奪天工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憑藉對高級珠寶的獨到眼光及對精湛工藝的積極渴求,於2004年創作出限量發售的「Lacquered Butterfly」漆器蝴蝶別針系列。塗漆是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於上世紀20及30年代愛用的技巧,反映當時流行的東方(日本、中國、波斯……)熱潮;及至50年代,這工藝仍時有用以製造品牌的各類精品,包括盒子及百寶匣。

以原有的木或貝母蝴蝶別針為設計藍本的全新漆器蝴蝶,由漆器大師Junichi Hakose位於日本輪島的工廠精心創作而成。工廠以源自18世紀江戶時代、名為「Urushi」(即塗漆)的傳統工藝創作。

漆器蝴蝶系列標榜品牌細緻輕巧的一面。蝴蝶是自然界美麗的傑作,亦是品牌恒常的靈感泉源。蝴蝶優美的造型結合典雅的漆器藝術,創作出一個優雅、溫婉的藝術國度。以原有的木或貝母蝴蝶別針為設計藍本的全新漆器蝴蝶,由漆器大師Junichi Hakose位於日本輪島的工廠精心創作而成。工廠以源自18世紀江戶時代、名為「Urushi」(即塗漆)的傳統工藝創作。

工匠盡得漆器製作真髓的輪島工廠在日本享負盛名,自16世紀中業即以質優款美見稱。每一件精品漆器均由手工巧制。工匠以非凡的耐心精確地勾勒出作品的設計。製成品上精巧細緻的圖案及手工,令人一見傾心。製成的珍品完美地結合配代氣息及傳統日本風格。

撰文:Patrick Chiu
圖片:Van Cleef & Arpels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