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輕鬆 柳廣成大玩實驗性連環畫【閱讀週.專訪】

香港在一年裏陷入前所未有的動盪,眾多藝文中人紛紛透過藝術回應時代。像漫畫家柳廣成就經常透過一張張筆鋒犀利的鉛筆畫表達己見。社會運動發生至今超過一年,他最近與台灣出版社合作、發行輯錄了與社運相關作品的新書,在台港兩地引起熱議。

《Fantaisie Ordinaire》連環畫封面原稿,把連環畫的書衣攤開就能看到,包裝上可見落足心思。

彷彿被視為所謂的「政治漫畫家」,而其實在讓人感到窒息的大環境下,阿成也「想行開吓、忘記咗呢個世界」。恰巧近來同期曝光的另一作品《Fantaisie Ordinaire》,就讓他嘗試以獨特的連環畫為載體、繼續以擅長的鉛墨繪畫創作出別緻的浪漫愛情故事;看似小格局的題材,卻也提供了自由度讓他在敘事和設計技巧等方面盡情作實驗性的發揮。且看這本只有手掌大小的小書,如何讓他從嚴肅繃緊的政治漩渦裏逃脫出來稍作喘息…

本地漫畫家 柳廣成

一波三折 相隔一年拾筆續畫

相約阿成在同期舉行的原稿展場地見面。甫坐下脫口而出的首條問題,是「你會唔會太忙啊呢排?」事關他在兩個月內,分別於台灣和法國發行了兩本個人作品;也在香港舉行了兩個作品原稿展,以及另有作品收錄在兩本漫畫家合集內,夠曬充實。然而經他解釋後,才知道原來《Fantaisie Ordinaire》為他從去年年初開始的創作;期間經歷社會運動令他陷入情緒低谷而擱筆超過半年,至今年初重新執筆後、再經歷疫情而令作品順延至今才推出,也實非「全新作品」。

故事講述相約在歐洲小鎮見面的男女主角,各自在相遇前的情緒變化。

經歷一波三折後終於見街的新作,反而是題材相當輕鬆且直接的浪漫愛情故事。阿成透過簡單卻精細的鉛墨筆觸,以一百頁單格漫畫描繪男女主角相約在歐洲小鎮見面前各自的情緒變化。他笑言由劇情到男女主角身後的建築物形象,其實都是自己的幻想:「出版社俾我嘅感想都好有趣,佢哋會覺得呢頁似意大利、嗰頁又似荷蘭,好奇我點解畫到成個城市好似由唔同歐洲國家組成咁。」他打趣表示為作品作過的資料蒐集,僅為在Google圖片搜尋器打上的「歐洲」二字:「其實喺歐洲細分嘅話,係有好多建築風格。但作為亞洲人,我去睇歐洲嘅建築物通常只會有整體嘅印象、而唔會分得太仔細。最後畫出嚟就好似將幾個國家嘅面貌濃縮咗,創造咗個幻想嘅城市咁。」把對現實世界中國家和城市的概括印象轉化成筆下虛構的都市,這種理解上的模糊也恰巧對應故事的曖昧氛圍,與作品英文譯名「Ordinary Fantasy」貼題。

翻玩復古 音樂連環畫?!

畫面疑幻似真得來、畫風卻平淡如日常的小確幸式故事,被安排刊於精緻、而在本地漫畫界已甚少使用的小尺寸連環畫本上。阿成表示連環畫的形式正是一頁一格圖畫,附帶一句像劇本般的簡單描述、解釋該格圖畫的故事:「大概100年前嘅中華民國時期好流行呢種形式嘅紙本,可以話係漫畫嘅前身。」

他笑言選用此種載體,其實是向其招手、原已熱衷於出版連環畫的法國出版社PATAYO的主意。負責故事創作的他,認為單純「復古」好像欠了點玩味;靈機一觸下,阿成決定把每頁原為文字的簡述改為樂譜,透過荷蘭音樂家Victor Butzelaar的原創樂曲說故事:「因為啲畫已經好清𥇦、而成個故事嘅劇情都無乜複雜嘅起承轉合,其實唔需要以文字輔助。以樂譜表達,就好似音樂係同漫畫同步開始;音樂去到邊,漫畫就去到邊。」

Victor Butzelaar是荷蘭密室逃脫遊戲系列《Cube Escape》的配樂創作人。作為遊戲死忠的阿成,在一次與其開發公司「Rusty Lake」合作的過程裏認識Victor,成為二人合作契機。(網絡圖片)

「我有試過聽住音樂喺份譜度mark低啲轉折位,但聽聽吓跟甩咗…」在學時期樂理常常不及格的我向阿成分享自己的閱讀體驗,他聞言笑道:「其實我唔要求每一頁都好準確咁淨係refer to(指涉)某一段音樂。因為我同Victor夾嘅時候,主要係想呈現返個氣氛。」阿成鼓勵觀眾隨心欣賞音樂,感受整體氛圍;因為由Victor創作、充滿靈性的編曲與彈法都不算複雜,層次簡單卻能準確表達男女主角相遇前的情緒:「可能我自己啲畫都係咁(簡潔),所以今次夾埋都係想比較平淡啲去present件事。」隨着同樣線性、向橫發展的樂譜,觀眾可以在Victor沉穩而偶現暗湧的琴音裏,如跳進故事裏頭般感受男女主角的情緒起伏。

要連原稿展一起欣賞的連環畫

裝禎的骰精緻、又附帶樂譜的連環畫固然十分吸睛,然而實體紙本在敍事的呈現上也有其限制——只能順着揭頁方向而了解故事發展。所以觀眾閱讀時也許會根據書本的前後排版,而以為男主角的部分在時間上比女主角先發生;阿成笑言故事劇情雖然簡單,然而男主角和女主角相遇前,其實也各自經歷一連串情緒的變化,可以視為兩條獨立的時間線、各有自己的推進。

「可以當兩個人係同一刻開始。男主角設定一開始就喺條街,佢係準時嘅人;而女主角就喺的士上面、有啲焦急,因為佢係遲到嘅人…」同時推進的兩條時間線,在空間更廣闊的原稿展覽場地內被更清𥇦地展現。

連環畫的敘事模式受載體所限,某程度局限了觀眾的想像;而展覽空間就彌補了紙本的不足,提供空間從更完整的畫面解讀故事。

其中一個亮點,是原本在書內被安排「先男後女」的敘述次序,其原稿在展場裏就被改為上下並列地完整展出;讓觀眾能以更清楚的視點觀察雙方在遇見彼此前、前往約定地點時的情況之餘,也從而加深他們對男女主角「內心戲」的理解,在連環畫本外提供了多一種理解故事的角度。

自由創作如抖氣

「作為觀眾去睇會覺得好攰,其實創作人都會…」回望過去一年,不停把心思著墨於社會和政治議題的阿成坦言開始出現「創作疲勞」。畢竟創作目標很多時候放在訊息傳播上,講求簡潔易明的同時往往未能兼顧藝術性的考量:「因為畫政治嘢要諗傳播率嘅問題、亦都要考慮觀眾係咪有耐性諗。無咁多空間俾我慢慢思考,所以我會畫得好直接。但其他生活體驗或者漫畫語言嘅感覺,就會略為『鈍』咗啲。」

「所以今次都算係take咗個short break。雖然呢本書花嘅心思、同埋我諗嘅嘢係多好多,我會諗好多形式上嘅變化…」他把小書捧在手上邊揭頁邊細心解釋。歷經近年半創作時間、終於成功推出的這本輕鬆小品,把阿成在漫畫語言上「鈍」了的觸覺再次打開、甚至打磨得更鋒利之外;更重要的,是即使書裏的細節眾多,但感覺阿成在這次創作過程裏,不多不少拾回了作為漫畫家純粹的快樂:「唔算辛苦,因為諗到得意嘢係好開心。」

阿成耐心解釋創作巧思。

聽他細心講解新書細節、偶爾夾帶靦腆的笑聲,即使隔着口罩也彷彿能看到這位港產漫畫家因為能自由揮灑創意、而掛在臉上的幸福笑容。

《Fantaisie Ordinaire》漫畫原稿展覽

日期︰即日至8月16日
時間︰09:00 – 23: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三樓賽馬會展廊
免費入場

撰文、攝影:熊天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