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好悶?「好青年荼毒室」鹽叔帶你貼地認識哲學【世界對我們】

你以為哲學家都是不苟言笑、一板一眼的嗎?至少我眼前這位來自「好青年荼毒室 – 哲學部」的哲學博士生楊俊賢(鹽叔)不是。

鹽叔攻讀哲學經已有十七年,只差一篇論文就正式成為哲學博士。

採訪當日,鹽叔記錯了約定的時間,睡眼惺忪之際接到電話就立即趕回來工作室。無獨有偶,荼毒室很多成員都跟鹽叔一樣,經常忘東忘西,所以他們最近聘請了一位年輕的小伙子幫忙編排行程、處理雜務。小伙子悄悄地告訴我:「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的了。」

然而,看見鹽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帶着滿面的歉意衝入來,一口水都未來得及喝就連聲道歉,反而令我有點不好意思。甫開始進行訪問,鹽叔就以一貫在網絡上開直播的幽默語氣回答問題,剛才等待的苦悶感立即一掃而空。

將哲學帶入屋
好青年荼毒室在4年前成立,成員由13名中大哲學系研究生組成,他們定期在網上發佈哲學普及文章,每週還會抽幾晚開直播進行哲學討論,目前粉絲專頁已累積超過75,000個讚好。他們發表的內容貼地又有趣,我們每天都接觸到的動漫、電影、愛情、時事等等,原來也能與哲學扯上關係。想認識哲學,不一定要翻閱厚厚的哲學書,細讀艱深的文字,打開電腦觀看荼毒室的影片,也能夠獲益不少。

「好青年荼毒室」的成員們每星期都會開幾晚直播,話題天南地北,但主要還是以哲學的角度出發。

與正經八百的哲學刻板印象不同,荼毒室走的路線是以輕鬆搞笑為主。網絡世界的自由,讓他們盡情展示最真實的一面。直播上的他們直言不諱、粗口橫飛,原本擔心會有反效果,怎料觀眾就是喜歡這種真性情。

哲學看似離地複雜,如果單憑一本正經地講解理論,相信不少觀眾早已呼呼大睡,所以鹽叔說他們是靠「兩條腿走路」,除了有認真的一面,亦不掩飾天生「搞gag」的本能,「有些人本來不喜歡哲學,但覺得齋聽我們講廢話很有趣,於是就不覺意將我們在中間滲透的哲學知識都一併聽入耳。」早前他們將參觀大英博物館的旅行片段放上網,反應出奇地不俗。片段沒有多餘的剪接、特效與音樂,他們一邊像朋友般嬉笑打鬧,一邊充當導遊,一邊以學術的口吻帶領大家導賞藝術品,相信觀眾就是喜歡他們親民的這一面。

然而,鹽叔卻特別強調,能夠吸引到如此多門外漢進入哲學的世界,不全然是他們的功勞,「是哲學本身就有一種威力。」,我們的日常其實存在着很多哲學類疑問,只是自己不自知,「只要有人適當地引領討論,有條理地帶出問題,他們就會開始思考,自自然然被哲學的本質吸引。」

重新定位哲學
荼毒室的口號是「嚴打學棍,杜絕文青」,當初成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看不過眼某個哲學平台常常故弄玄虛,將哲學包裝得高深莫測,「這些文章就是以令你看不懂為樂。」鹽叔一語道破,「他們的做法是先拋出很多術語,然後再用更多的術語去解釋前面的術語,最後整篇文章都是由術語堆砌而成。」於是外行人會有種錯覺,以為是這些看似「好勁」的哲學文章太深奧,所以自己才會看不明。

「討論區上常常看見有網民說,這個哲學平台的文章是大學級程度,我們的則是幼稚園級。但其實我在大學當講師,無論是教本科抑或碩士,教的就是我在荼毒室發表的內容。」如果鹽叔以老師的身份去為這些文章評分,他最多只會給個C,「事實上,哲學文章是可以寫得清晰明白的,我們想推廣正確的哲學概念,告訴大家哲學其實不是如想像般抽象。」

偏偏有些「文青」就是享受這種似懂非懂的感覺,「愛情可以曖昧不清、似是非是,但哲學就最好不要了。」鹽叔說畢隨即哈哈大笑。

盼改變大眾思考模式
對於荼毒室,每個成員都各有不同抱負,「有些成員很簡單的,純粹覺得哲學有趣好玩,想跟大家分享,有些成員則想傳遞某種特定的價值觀。」而對於鹽叔來說,他希望能夠改變大家的慣性思維模式,建立理性討論的習慣。

小時候學寫議論文,老師總是強調要有論點、論據及論證,才會言之成理。然而,現實生活卻是另一回事,「我覺得現在香港的情況是,只要大家站在同一個立場,不管對方的理由解釋得一塌糊塗、粗疏又混亂,人們都會覺得沒問題。」討論不是「鬥大聲」,只問立場、不講理由的做法鹽叔並不欣賞,「就算有人跟你意見不一,都應該討論對方的論點是否成立,以及背後的原因,這樣才能形成一個理性的討論。」

鹽叔認為人不能被現有的信念限制着,「很多事情都不要盲目相信,我們不妨多走一步,問一問是否有足夠的理由去相信?」我們的社會需要多點思想交流,這引伸到公共討論的層面,「理性討論對於建構公民社會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香港在這方面還未發展成熟。」在匿名的網絡世界裏,很多人發言都不顧邏輯、不講道理,這樣的網絡生態,其實很不健康。

由網絡走到傳統媒體
時至今日,荼毒室經已營運了四年,更愈做愈大,由社交媒體平台發展到出書,甚至是上電視主持「哲學有偈傾」節目。在多線發展之下,鹽叔反而想要收窄網絡與傳統媒體之間的差異,「在最新一季的集數中,很多觀眾反映說我們愈來愈『正常』,會像平時直播般開玩笑。」刻意在大氣電波上裝正經,可能反而會顯得奇怪。只要能夠在正經與搞笑之間找到平衡點,調好比例,相信不同類型的觀眾都會受落。

當然,新媒體與傳統媒體始終會有分別,所以荼毒室的成員們會盡量利用不同媒介的特性,更有效地推廣哲學,「我們平時開網上直播,『閒閒地』都兩小時。不過中間會加插很多不正經的內容或玩笑,所以很多人都是當收音機背景來聽。」而寫文出書的話,考慮到一般人閱讀的習慣都是全神貫注地看,而非像看直播般漫不經心,就會放心在一個議題上寫得深入點,毋需特意加入太多「gag」來吸引人們的注意。

「好青年荼毒室」目前經已有三本出版著作。

如果沒有網絡,就不會有好青年荼毒室的出現,更加不會為鹽叔的哲學世界帶來新的衝擊與體驗,「我想我們算是有點資格去講哲學的,始終讀了這麼多年書。同時都想告訴大家,我們與你們之間是沒有距離的,哲學不是如此離地的。」鹽叔不時在街上遇到路人跟他打招呼,不只在香港,在廈門和倫敦旅行時也試過,大家都跟他說有看荼毒室的文章或短片,「我希望有少少改變到大眾對哲學的印象,令大家覺得討論哲學也可以是一件輕鬆有趣的事。」你對哲學的感覺,又是如何?

撰文、攝影:張美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