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en Scene 戲院今日疫市開幕 創辦人曾麗芬:「有毅力一定會成功。」【多謝高登先】

「提供鼓勵大家思考、有訊息的電影,是做電影發行應該有的責任。」—— 高先創辦人曾麗芬

我明,經過多年或者你已經對這個食字gag冷感。但本地電影發行商Golden Scene(高先電影)的自家戲院,在全港電影業和文化娛樂產業受限聚令影響而顯得蕭條的情況下誕生,總覺得有其寓意。

多年來夢想是擁有自家戲院、讓自己「鍾意上咩戲、播幾耐都得」的高先電影創辦人曾麗芬 (Winnie),終在疫情裏守得雲開完成心願;戲院也在今天突破疫情低氣壓順利開幕,兼一天內馬拉松式公映影迷苦候7年的《狂舞派3》。多謝高登先,因為彷彿在無限抗疫的迴圈裏,告訴我們擁有「希望」的可能。

「我無放棄。」

曾在嘉禾電影工作、1998年創立高先電影的資深電影人Winnie,多年前已希望建立屬於自己公司的戲院:「呢個係真係我夢想,我喺(電影)發行嘅崗位,其實樣樣都做過,淨係未開過戲院。好想擁有起碼一間,當還自己嘅心願。」

高先電影創辦人 曾麗芬 (Winnie)

多年來一直物色心儀地點,也曾寫過幾份計劃書跟業主們交涉,吃了閉門羹,屢戰屢敗。2019年社運、去年疫情肆虐香港,高先電影院兩位大股東在去年3月底相繼請辭,人人都叫Winnie放棄:「『個市好差㗎喇』,佢哋個個都咁講。」

「但我無放棄。」她堅毅地說,與餘下兩位死侍投資者並肩繼續。

守得雲開見月明

如此堅持,並非只滿足她開戲院一已私慾,背後有更大的目標:「想用自己方法去排片(安排電影上畫)。」尋尋覓覓,皇天總算不負有心人,Winnie終得到王利民和Rosetta Fung首肯合作;繼而亦順利找到位處堅尼地城吉席街的海怡花園3座現址,Winnie直言這個地點稱得上「夢寐以求」。除了該處前身是一座教堂,樓底有一定高度,作戲院用途相當合適;而且地舖租金高昂,用作戲院之用亦買少見少:「呢啲條件… 真係可遇不可求。」

戲院設4個影廳,將提供約200個座位。

如此矜貴,亦因為從中環到數碼港的距離裏只有這一間戲院,對西環人來說不用再坐車到區外找戲院,是一大福音:「同業主嘅宗旨一樣,我哋都希望令呢個社區更加有文化(氣息)。」Winnie樂見區內有不少小店進駐,海傍亦吸引一定人流聚集:「唔一定去商場先可以睇戲、食飯、買間間商場都同一樣嘅嘢…」

Winnie 觀察到堅尼地城內有各種小店,連同新落成的戲院進駐,這裏彷彿搖身一變成文藝小社區。Winnie坦言只希望在能力可及的範圍裏,盡量提供選擇給大眾。

有得揀 先至係老闆

在業內打滾逾廿載,Winnie深明「有得揀」是何其重要:「喺嘉禾嗰時,通常拍咩戲係老闆主導。即係上一部戲收得,佢就叫你快啲開返一部戲講差唔多嘅嘢。」港產片黃金時代盛產喜劇,功夫喜劇和動作喜劇隨便都能數出一大堆:「到而家就當然好難拍返呢啲啦,我係知道嘅。如果而家再講返以前,就引起唔到人哋嘅共鳴。」她道出了重點:「因為而家都唔係嗰時嘅心情。」

隨時代流轉,從1990年代的《小偷家族》到2014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小巴》,一直憑着「人藐我要」的精神大膽購入不被看好、最後卻大收票房的電影,Winnie堅守自己投資電影的哲學:不跟潮流、講求新意,所以翻看高先投資或發行的電影,或許會發現主題或議題上涉獵甚廣,但離不開推動觀眾思考。

未來在戲院上映的電影,亦會繼續按照此思路行進,因為對她來說,這是作為電影人的社會責任:「我哋house唔多,所以唔需要好濫咁去排;我哋又唔想四個house都做一套大片。所以我哋嘅宗旨… 就係做一啲好嘅戲,我哋希望觀眾入到嚟可以有唔同選擇。」她表示會積極考慮在早場和日場增加小朋友也適合觀看的電影,盼能照顧社區內的不同需要。

不過如何提供選擇,始終離不開Winnie的「有篩選機制」:「我哋梗係儘量會做香港電影啦,呢個唔使諗呀。」她亦希望能邀來業內人士如導演等到戲院多作分享活動,與觀眾互動交流,才能更實在地推廣電影文化。

硬頸 或許才能笑到最後

翻開Facebook,不難發現電影圈中人無不讚嘆Winnie開戲院之舉,而出現率最高的形容詞,似乎是「痴線」。有幾痴線?像監製兼編劇陳心遙就憶述10年前勇字當頭投資當時沒人看好的《狂舞派》,後來大收逾千萬票房證明了她的獨具慧眼。

《狂舞派3》演員(YouTube截圖)

7年後,早在2018年就拍好、去年年中已完成後期的續集《狂舞派3》終於上畫;只是有本地電影節情商導演和監製讓新戲作開幕電影,他們卻耍手拎頭:「佢哋等緊我哋間戲院開,話要做我哋開幕電影。因為套戲好切合我哋間戲院嘅主題… 大家睇咗就會明。」Winnie感動,卻擔心過了農曆年黃金檔期才上映影響票房,逐問團隊要否轉到復活節假期上映:「佢哋唔肯啊… 話一定要戲院開幕嗰時上。」相似的硬頸,果然一套電影的台前幕後,條筋都是一模一樣的。

疫情下,《狂舞派》年輕演員也要兼職外送員維生,撐起自己跳舞的興趣。Winnie看在眼內,也作為對自己的提醒:「向着標竿直跑,唔可以為咗生活而放棄自己愛嘅嘢。係好老生常談㗎。」見Winnie老神在在似乎無有怕,但未來有可能數不出的N波疫情,對娛樂場所似乎仍是威脅。Winnie卻笑言合約早就簽好,不想以疫情為由打退堂鼓:「我信仲有得做嘅。」

「有毅力一定會成功,我覺得。」硬頸,原來也能如此淡然。

撰文、攝影、剪接:熊天賜

Reader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