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越階級倫常鴻溝 噤聲抗爭的《舞‧雷雨》【文化者‧專訪】

 撰文:鄭天儀 攝影:余日一

「《舞雷雨》是由舞者出發的無言劇,他們不是在飾演角色,而是在演活自己,愛恨、欲望全迸發自內心,去掉語言,以最原始的身體發聲。」── 《舞雷雨》編舞梅卓燕

《舞‧雷雨》是鄧樹榮x邢亮x梅卓燕的跨界合作,演繹85年前曹禺的經典《雷雨》,一個有關1925年前後封建中國階級家庭下的倫理悲劇。抽掉劇本劍拔弩張的台詞,舞者以身體展現兩代人之間的愛恨情仇。如今第三度在香港重演,每場迸發的張力,仍然超乎梅卓燕的想像。

資深劇場導演鄧樹榮、著名舞蹈家邢亮及梅卓燕攜手挑戰跨界,以身體語言重塑曹禺經典劇作《雷雨》,創作不一樣的《舞‧雷雨》並將於香港第三度重演。

 「他們每次演出都不一樣,因為舞者之間已產生默契,變成了一家人,他們每個動作都是沉澱後發自內心的本能反應。」梅卓燕說。

那天我們在採排現場,演到「蘩漪飲藥」一幕,飾演蘩漪的舞者華琪鈺把藥碗放在桌邊時差點掉下,家人們各自做出反射動作,這就是資深劇場導演鄧樹榮「前語言形體」鍛練產生的效果。舞者不只是追求動作的準確度,而是由內而外強化了動作的厚度和深度。

正在採排「蘩漪飲藥」一幕

從文字抽絲剝繭成舞步

《雷雨》是一部描述人慾的經典,曹禺自己形容:「《雷雨》是沒有太陽的日子裏的產物。」梅卓燕與鄧樹榮及著名舞蹈家邢亮大膽嘗試再挖深一層,《舞‧雷雨》顧名思義是從是一場以當代舞演繹舊經典的創作。從《雷雨》深厚的戲劇性及文學精神中抽絲剝繭,提煉出簡約的舞蹈形式。我認為他們是從人性提煉出來的精華,藥引就是人類反抗的欲望。

「舞蹈不擅長講故事,這次我們來了一次具實驗性的示範。」梅卓燕補充。

談創作過程時,梅卓燕提到與鄧樹榮和邢亮本身私交甚篤,某天忽發奇想構思合作,逾八十年來不衰的《雷雨》經典劇本吸引了他們。或許更關鍵是,角色自己尋找了演員和演出機會。

「她活脫脫就是蘩漪。」梅卓燕望着身旁的華琪鈺補上一句:「可以說,我們做《舞‧雷雨》都是因為她。」梅卓燕感覺華琪鈺就是蘩漪的不二之選,從這個角色開始構思《舞‧雷雨》,其他角色都是按三位導演所認識舞者的「質感」而被欽點的,整個過程不存在公開「選角」。

本身也是舞者的梅卓燕擅於演繹女性內心感受,《舞‧雷雨》裏面最複雜又最多發揮的角色蘩漪,她代表中國新女性的矛盾,梅卓燕二話不說就找到華琪鈺,說她骨子裏就有蘩漪那股高貴和傲慢。

「不是選角,而是舞者對號入座。我是按他們的個性和氣質,度身訂造給他們角色。」

壓力與張力 潛藏旗袍下

蘩漪是《雷雨》中主人翁周樸園第三房妻子,同時是周樸園大仔周萍的後母與地下情人。在曹禺筆下,她敢於反抗封建道德和追求自由愛情,但又擺脫不了傳統女性的依頼與自卑,亂倫予她是自我追求也是一種報復,以至自甘淪落至「母親不像母親,情婦不像情婦」的境地。她是《雷雨》糾結於新舊民主專制的畸形產物,反抗、追尋、妥協,最後瘋狂,變成了一頭喪失理性的野獸,角色複雜又具發揮空間。

「蘩漪的角色很抑壓,我穿着旗袍跳舞恰巧也成了束縛,整齣戲都舒展不開來,反抗的張力就膨脹在身體裏。」有形的束縛與無形枷鎖纒繞交雜,各人將崩緊的情緒和力量全收納於旗袍、馬褂、西服下,對舞者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這是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文學經典,但抽走對白後,演員要在很短時間舞出角色的性格,表情、眼神、動作連呼吸都要拿捏得相當好,太強過弱也不好。」琪鈺說,雖角色度身訂造,但各人還是花了很久時間揣摩角色。

回想2012年,他們在梅卓燕家裏討論劇本,琪鈺就在餐桌排了第一場戲「蘩漪飲藥」。「小梅老師拿了一個碗給我就演,我想着:如果換了我被逼喝這碗藥時,我會有甚麼反應呢?光是演出來就不真實了,我是代入了場景,依真實的反應來表達去演去跳。梅老師本身也是舞者,她對演繹女性內心感情非常有心得。」琪鈺笑說,支撐她演出《舞‧雷雨》,靠的就是梅卓燕的一句說話:「你就是蘩漪。」

梅卓燕透露,創作《舞‧雷雨》都是因為舞者華琪鈺。她覺得琪鈺就是曹禺筆下蘩漪的化身,讓舞者既喜且憂。

舞動周家一天24小時

導演們希望作品能跨時代為觀眾帶來衝擊及共鳴,想不到首先撼動的,就是華琪鈺。「《舞‧雷雨》是我事業的分水嶺,之後我的舞蹈生命從此不一樣。」華琪鈺拋下鏗鏘一句。跳傳統舞蹈出身的她,也因為《舞‧雷雨》,2013年第三度獲香港舞蹈年獎頒發「最值得表揚女舞蹈員演出」殊榮。

最初,大家認為將一個反封建的家庭倫理大悲劇搬上舞台卻去掉台詞,很難透過舞蹈語言去表達張力,最後梅卓燕和邢亮嘗試運用戲曲元素的調度方式處理,再加上鄧樹榮以專業戲劇角度去整合分場,以雨聲、雷聲、蟬聲、鳥聲等聲效營造一天裏周家的不同場景,合成創新的舞台效果。《舞‧雷雨》在2012年香港首演之後可謂空前成功,翌年還拿下香港舞蹈年獎三項大獎。

相隔八十年,現代社會比舊時更複雜,但是人們對自由的追求壓根沒有改變過,《雷雨》所有角色都有這種衝破現實制肘的強大欲望,過程中我們看到人性光輝與黑暗、勇敢與軟弱,是你和我的一面鏡。

《舞‧雷雨》

日期:12月13至14日

時間:晚上8:00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 多媒體劇場

票價:$220

查詢:www.newartspower.h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