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記《離騷幻覺》最新展覽 放任自流的時間【專訪】

你相信命運是有劇本的嗎?電影、動畫角色的結局早已注定,相反現實的我們只能任由時間洪流沖刷,每天過着一樣的生活,而每天又過得不一樣。幻覺與真實的距離很近,當我們放下對時間的執念,會進入了一個怎樣的虛實世界?

香港動畫導演暨藝術家江康泉(江記)說自己最想看看未來的世界:「人的生命很短暫,我會想知道人類最後會變成甚麼樣子?我們今時今日很重視的東西,在將來還是如此重要嗎?現在的人很喜歡看電影,但一百年後,大家還會這樣嗎?」對於時間的不確定性,在《離騷幻覺》序篇完成的時間,江記乾脆籌辦展覽抓緊時間流動的概念,引領觀眾一同縱橫時空,重新掌握時間的主導權。

迷戀科幻虛構世界

早在2018年4月,江記與團隊發起動畫電影《離騷幻覺》眾籌計劃,成功籌得150萬港元順利開展前期工作,最終目標是製作成80分鐘的電影。

江記對於科幻電影非常着迷,其中影響他最大的藝術家就非法國科幻漫畫家Moebius莫屬,而在展覽中我們不難發現當中大量的cyberpunk元素。Moebius自70年代開始紅遍歐洲,他的幻想與創造力十分豐富,能夠將人們認知有限的宇宙太空,甚至是聞所未聞的未來城市面貌描繪出來,打破了讀者對未來世界的想像界限。

江記最喜歡他筆下的《伊甸園世界》(Le Monde d’Edena),兩個原本無性別、無情感的太空員到達伊甸園,穿梭於夢幻與現實,最終發現愛的故事十分吸引他。那麼,對於江記自己來說,他心目中的伊甸園又是怎樣的?「伊甸園……應該是要有個海的,平時的伊甸園總是在森林,但我覺得海也是很重要的,還有最好就是人少。」江記對海的喜愛顯然易見,整個展覽的主題皆圍繞着河流。

《伊甸園世界》(Le Monde d’Edena)
作者:Moebius

順流與逆流衝突的火花

變幻原是永恆,河水如是,時間也如是。江記面對時間的流逝與周遭事物的不斷變化,一時感觸說了句:「有些改變是很巨大的,不是這麼容易恢復正常。」現實中時間只會一直向前推進,過了就回不去,我們並沒有「時光機」或「後悔藥」,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當下的行為負責。

“Where is the beginning? Where is the end?”

生命中的一切都是有順序的,出生、學走路、上小學中學大學、工作、結婚生子等等,全都是一件接一件、有規律地跟着完成的。就如我們看漫畫,總是由左至右,一格接一格地看。江記想讓觀眾嘗試打破這條時間線,自行將片段砌合,決定事情的順序。

哪個是因,哪個是果?一切都交給大家自由發揮。由左至右順序來看,以及由右至左倒轉來看,會有不同的解讀。

情景一:主角感到無力頹廢,於是身邊的朋友為他上鍊加油。
情景二:身邊的朋友為主角上鍊加油,但他依然感到無力頹廢。
你看到情景一還是二?抑或還有其他解讀?

“You can never step in the same street twice.”

每天都是住在同一間屋,乘坐一樣的交通工具,走過同一條街道,回到同一間公司工作,千篇一律,好似沒有甚麼不同。然而,江記卻認為,即使我們每天的生活看似大同小異,但其實不盡相同。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曾說過:「人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多過一次。」河流看起來生生不息,是因為河水會不斷流動,當我們第二次踏進同一條河,接觸到的都已經不是第一次的河水了。所以我們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不會重複,每個當下都是獨一無二的。

兩個大螢幕播放的動畫片段有時十分相似,但認真看,細節並不完全相同。

“I just can’t find myself, most of the time.”

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裏,不少人對這句說話應該也會有共嗚。「很多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甚至找不到自己。我相信任何人在任何階段,多多少少也會有類似的感覺。」

回歸現實面對自己的時間

動畫裏的人物可以透過軟件上的時間軸不斷回到過去、到訪未來,甚至一直停留在人生最美好的時光,但現實中的我們卻不可以,只能安分守己地經歷當刻的每一分每一秒。

是次的展覽中,江記特地在數處放置了一些坐墊與椅子,鼓勵前來的觀眾在觀賞動畫之餘,也能有個位置坐下來冥想、放空自己,「當初去參觀場地時,發現旁邊有一間酒吧,而出奇地場地的隔音很好,對比很強。我覺得這樣很特別,觀眾可以由一個很嘈吵的空間進入一個突然寧靜的環境。」的確,甫踏進展覽場地的一瞬間,就會不其然被當中的氣氛帶動,整個人變得平靜下來。當外面的世界翻天覆地,我們就更加應該去尋找一片淨土,讓自己可以停一停、隔離一下。

江記深深感受到香港人近年充斥着很多情緒,包括是孤獨與無助,「十年前我會覺得自己的作品是需要反映社會的狀態,告訴大家一些值得關注的事情。但我開始發現自己的反應不夠別人快,因為我想一個問題會想很久,而且動畫片的製作時間很長,就像是《離騷幻覺》,我是難以用它來反映一些很即時性的議題,所以現在我會傾向透過作品去建立情感的連結。」

對江記而言,創作的責任是保持誠實,他很坦白說,藝術家創作是不能幫助解決社會問題的,但他能夠站在你身邊,告訴你:「這種情感我也有。」如果一個不開心的人,知道身邊有人陪自己一起不開心,也許他的孤獨感就能夠減低少少吧!

今日(14/8)晚上10時將會舉行網上動畫放映及音樂會,尚未撲飛的朋友還有最後機會。

江康泉(江記)錄像藝術展覽《蜃樓水月》:
日期:即日起至8月23日(星期日)
時間:11:00 – 21:00
地點:香港逸東酒店Tomorrow Maybe藝廊

撰文、攝影:張美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