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香港 展訊 文化

女性與藝術 壞時代就好創作【謝景蘭展】

謝景蘭的藝術成為了不少當代女藝術家的靈感。展覽中可見她巧妙地將音樂、繪畫和舞蹈合併,在同一個空間中展現。

謝景蘭文獻庫總監、季豐軒創辦人季玉年 (圖片來源:Kwai Fung Foundation)

在謝景蘭文獻庫總監、季豐軒創辦人季玉年主持的藝術講座:女藝術家的機遇 – 從謝景蘭到香港當下的境況,請來三位女藝術家,林嘉欣、張貝芝及黃靜婷,對大眾分享她們對謝景蘭的看法和自身的創作經歷。

謝景蘭和她們的相似之處


演員、策展人、藝術家林嘉欣 (圖片來源:林嘉欣個人instagram)

林嘉欣在電影業打滾了二十多年,近年開始積極參與藝術創作,她和謝景蘭一樣,不想一生困在自己的安全區。演員工作已經不能滿足希望進一步認識自己的她。疫情的關係,她因為要等女兒落堂而去搓泥消磨時間,然後慢慢培養出製作陶土的興趣,她認為陶土創作可以令她找到情感表達的方法,陶土的物料使她在創作時留下手指痕跡,每個痕跡都是一個情感的記載,一個回憶。「泥是有記憶的,你想修飾它,但你在高溫燒製時,它卻會打回原形。」陶土就像對她的棒頭喝,每份作品都能反映她當天的情緒,而她卻十分需要陶土對她的教訓。

表演藝術家、編舞家黃靜婷 (圖片來源:Art-Mate)

黃靜婷最能感受到謝景蘭作品中的自由,她在2018中創作的舞蹈劇場,表演場地不局限於一個場所,她把劇場地點設於香港不同的鬧市,而且是可與觀眾互動的作品。她在街上放置了好幾個球,讓觀眾像西西弗斯一樣,可以是有目標,亦可是漫無目的地推著球,但仍然要向前走。黃最想是藉作品和觀眾對話,「界入了觀眾的世界,讓他們對自己產生興趣,就可以有對話。」在2020年時,她再舉辦這個劇場,但最感可惜是受疫情影響,觀眾不可以參與劇場,令表演少了一份互動。

爵士鋼琴演奏、編曲及作曲家、MUSICLAB總監之一張貝芝 (圖片來源:Art-Mate)

張貝芝生於一個基督家庭,在第一張專輯便放了她應為對她人生很重要的Amazing Grace,神給她創作音樂的能力,自己亦是神所創造,她認為宗教是她創作的起源,便用音樂去把自己的身份作連結。

張笑說除了小時候有一次對外說自己想做一位收銀員外,沒有質疑過自己想做音樂的決定。「因為我想像不到去做音樂以外的創作。」張認為謝景蘭在不同時期,她的作品都會有所不同,起初謝景蘭的作品都很循規蹈矩,慢慢建立好根基技巧就自由創作。這和她的音樂道路相近。在學古典音樂時,不時會問老師樂譜為什麼有指定的完結,為什麼要有規格,她不喜歡被框死。她很享受音樂為她帶來的即興,在和其他音樂家合作時可以自由創作,和不同的音樂家都可以有不同的火花。

最能令創作者產生共鳴的是如何在工作和創作之間取得平衡。專業工作並不是時常有機會可以完全自由創作,工作不時都會有指定的要求,這可能對一些創作者而言,會是一個掣肘。

家庭、創作要二選一?

作為女性藝術家,受掣肘的地方還有家庭。三位藝術家都皆為人妻,她們都很同意要同時兼顧家庭和創作,時間有點緊拙。「我很羨慕嘉欣,她一天好像有48個小時可以用。」張有時會因為要專注工作,而會為未能陪伴家人感內疚。「女性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就是要做好它。」後來她決定工作時就只專注工作,不要用來想其他事或回訊息。林在創作時,不允許丈夫來電騷擾,「我一早和丈夫談過,我是女性主義者,女性都可以追夢。」季覺得另一伴的理解和體諒十分重要,黃的丈夫同是一位藝術家,除了理解和體諒,他還可以和黃一起合作,一同為同一份作品出力,她覺得結了婚會多一份責任,若不能分配好時間,就很容易迷失。

季補充,謝景蘭的時代做藝術真的很困難,很多人會覺得女性這個身份會很容易因為家庭而不能兩者兼顧,男性又會質疑女性的專業;現在如果女性真的很肯定自己想走創作之路,作為藝術家其實會有一個優勢,如果做得有點差,男性反而會因為知道你本身有家庭而會體諒。

瓶頸來臨時 要學會接受

每位創作者都不會事事一帆風順,瓶頸必然發生過在你我身上。創作有時就是很簡單,想得單純,反而應對得更好。「藝術是應該要包容的。」這句話並不是出自任何一位哲學家、藝術家,而是出自林的女兒。林在燒陶時,經歷了三次爆破,令她再次想起女兒的「金句」,她用爆破的碎片配合文字,做出有關蛻變的創作,林認為女兒是她的老師,令她學會遇上瓶頸便要換一個角度再出發。

包容作品容易,包容自己卻是一個心理關口,張認為我們必須接受自己並不能任何時候都很有創意,瓶頸並不是一個挑戰,不需要衝破。黃認為瓶頸不等如是壞事,可以讓自己停下來,好好休息後再重新去創作。

她們的想法對於現況十分適用,近幾年社會持續發生不少事件,很多藝術家都受此影響而令創作陷入停滯不前的狀態。「最差的時代就是創作最好的時候 ,因為它會提醒你活著是怎樣。」林認為藝術是應該要反映社會和政治,創作要誠實,才能療癒其他人。

對於要給想成為藝術家的人一些寄語,張表示她時常都會鼓勵身邊的人去嘗試寫歌,做第一次的創作,做一個善良的人,藝術品都會是個好的作品。林則希望不要太執著「藝術家」這個名銜,要謙卑地享受過程。黃認為要有好奇心去發展不同的藝術媒介,要保持希望,才能將希望帶給大眾。

延伸閱讀:從自我探索到天人合一-謝景蘭40年流線型藝史回顧

《延綿之軀﹕謝景蘭藝術展》

日期:即日至9月19日
地點:亞洲協會香港中心 麥禮賢夫人藝術館  香港賽馬會復修軍火庫   
(香港金鐘正義道9號)
開放時間:
星期二至星期日:上午11時至下午6時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四:上午11時至晚上8時  
逢星期一休館
免費參觀
詳情:https://asiasociety.org/hong-kong/exhibitions/extended-figure-art-and-inspiration-lalan-yanmianzhiquxiejinglanyishuzhan

撰文: 陳恩慈

0 comments on “女性與藝術 壞時代就好創作【謝景蘭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