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裏的小塵埃 與聽眾同進同化【文化者・音樂專訪】

與「大粒塵」Jonathan和「細粒塵」Pollie來到唱片公司附近的紅磡碼頭,他們驚訝說:「哇,好耐無嚟呢度啦。」原來初出道時的他們曾來過這裏為雜誌拍照。一晃眼,感覺上還是樂壇新鮮人的小塵埃(Lil’ Ashes)也即將踏入第七年的藝界人生。「其實我以前唱歌都幾『惡』。可能唔識用聲,唔知有其他表達聲線嘅方法。」Pollie邊嘀咕着邊和Jonathan翻閱我帶來的專輯,回想製作過的音樂有甚麼能改進的地方。我也想到當年還是大專生、日聽夜聽他們首張專輯的自己,也真的正式踏入社會了。

這些年來社會在變、聽眾在變;推出新專輯《Little by Little》(十首歌的真·大碟!掌聲!)的兩粒塵也說要「變」,所以唱片封面首次以真面目示人,也嘗試與外國音樂人合作「試新嘢」。然而音樂和形象再進化,貼地的兩粒塵心態依舊,以音樂伴聽眾重拾童心看世界。在亂世中誕生的這張新作,更是他們送給香港人的禮物。無論你是「週末」才能「夢遊仙境」的「愛麗絲」、還是與家人「口水眼淚傾倒為某一種惡善」而需要「暫時永別」的小孩,小塵埃在新一年繼續以音樂共你「並肩一起去漫步大道」,齊上齊落。

以音樂與世界對話

本地創作組合小塵埃(Lil’ Ashes)
結他手兼曲詞創作Jonathan、主唱兼曲詞創作Pollie

2013年出道的小塵埃至今共發行過三張原創專輯和一張兒歌翻唱專輯。平常作風不算高調的兩人,多年來默默地把對世界的喊話寫在歌裏。每張專輯都代表着他們該階段的想法,集合起來就像紀錄片一樣見證他們的成長,主唱Pollie說:「第一張唱片《Be Little》一次過集合咗我哋經歷過嘅十幾年人生,對於世界嘅畫面、期待、諗法或者我哋覺得好正嘅價值觀,好想同世界分享。」此作可視為小塵埃的日常生活紀錄,「Chill Chill哋」的Acoustic Pop曲風和充滿愛的歌詞正是這專輯霸佔了我整個2014年暑假的主因。

然而「Chill」並不是小塵埃的全部,因為他們的音樂是跟隨着社會和世界而變化。「第二張唱片《A Little Louder》開始講『近』啲嘅嘢,一啲關於我哋喺成長嘅地方、呢個『屋企』所遇到嘅事所帶俾我哋嘅感覺,然後再同我哋嘅『屋企人』對話。」「掛念兒時那陣時,能快樂寄住的都市」的兩粒塵在2016年下旬透過第二張專輯表達對香港的愛和慨嘆。兩年後,大環境沒有變得更好,他們選擇以翻唱兒歌專輯《Recall A Little Bit》延續對社會的哉問和自省。Pollie在深沉的新版本編曲裏以帶童音的唱腔吟唱着「我把心願交給他」,期盼我們在混濁的空氣裏仍能當自己、別人甚至下一代的《小太陽》,堅守信仰。

瑞典寫歌營 音樂再升級

小塵埃2019年末推出專輯《Little by Little》,收錄十首作品。部分歌曲為小塵埃去年到瑞典參與創作營時創作,另也有早於首張專輯時期便已寫下的旋律,在這張專輯裏一次呈現。

以Acoustic Pop為基礎風格走音樂路的兩人,其實一直希望像行內前輩那樣作新嘗試,Pollie笑言:「呢幾年都有種逼切性嘅聲音同自己講,一直做同一樣嘢好似無變化、無進步咁,心裏面有啲過意唔去。而且身邊有好多前輩都做緊好好玩嘅嘢,我哋都想追隨佢哋對工作上嘅要求。」Jonathan補充:「所以今次唔算係刻意嘅改變。因為我哋一直都不停更新緊自己,新碟就係咁啱紀錄左最更新版本嘅我哋。」因此來到第四張專輯《Little by Little》,曲風像放煙花般無定向發展。有邀來Ivana Wong(兩粒塵強調要寫英文名字)合作的《花之亂》裏熟悉的Acoustic味道、也會看到形象《轉.變》得愈來愈有玩味、乘着復古電子編曲踏起碎步的他們。

本為情侶的兩人,終於在這張專輯裏寫了第一首情歌《Winter to Spring》。歌裏寫的是有懂自己的人在身邊的感覺,這份溫暖也正是現在的香港人最需要的。

其中一個影響音樂元素的主因,相信和去年夏天與一眾同門歌手飛到瑞典參與創作營有關。他們花四天時間與當地富經驗的音樂人和監製合作,為新專輯帶來四首作品。近來受樂迷喜愛的電音作品《心之書》是其中一首,Pollie說:「呢首歌係第二日寫嘅,嗰日朝早一同佢哋見面就寫咗故事大綱。當時demo嘅英文歌詞,係想講彼此都從好遙遠嘅地方嚟到呢度相見係好特別,有種每個人都好似一本書嘅感覺。然而我哋好多時第一刻都只會睇一本書嘅背面、大綱,而決定一個人嘅既定印象。但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自己嘅主角甚至作者,寫自己嘅故事。」回港後,由本地填詞人Oscar細心整合兩粒塵的想法,最後成為他們首支廣東話跟英文歌詞原意相同的作品。

家裏人才懂的歌

音樂風格進化,歌詞卻延續他們人文關懷的精神,同樣代表他們現階段的思想。Pollie笑言:「我哋成日都『五時花六時變』,尤其有啲諗法係受唔同嘅嘢刺激到,例如人哋嘅創作或者身邊朋友嘅經歷,都會令我哋對自己思想同行為上有啲改變。」她直言就算只計這半年也受了很多刺激,激發心裏產生很多想法。

同樣於瑞典創作營、與香港音樂人T-ma和瑞典音樂人Pontus合作的第一主打《高地之下》就是其中之一:「其實由第二張唱片《A Little Louder》入面嘅歌開始,我哋想講嘅嘢都好似唱片嘅名咁講得愈來愈大聲,而有好多諗法係一直都存在嘅。呢幾年我哋都大個咗,對於是非、黑白、對錯、善惡,我哋看待呢啲概念嘅心態又唔同咗,所以想透過呢首歌去講。」此作由合作多年、極具社會觸覺的音樂監製李一丁(詞人身份筆名為『阿凡』)填詞,於今年六月底派台正好讓「對與錯 自幼心內佔空間太大」的香港人得到「放低做判官的心態」的機會。

專輯裏其中一首作品邀來本地填詞人林寶合作。歌詞雖然在兩年前已經完成,兩粒塵在今年九月進行錄音時卻發現舊詞已不能和當下的新感受同步。所以他們再次找來林寶修改歌詞,也重新定名為《週末愛麗絲》,送給一眾於2019年「weekdays搵食、weekend追『夢』」的同路人。

專輯裏有兩份最遲才確認的歌詞,其中一首是全碟最悲傷的歌曲《暫時永別》,立體投射小孩因立場與觀點不合而選擇或被逼與親人分離的故事:「呢份詞係大概八、九月份左右先確認。我哋同阿凡商量咗好耐,佢都問咗好多我哋自己嘅感覺。好欣慰佢用《暫時永別》將我哋心裏面嘅感受講出嚟。」Demo原名巧合為《What Can We Do?》的這首歌,錐心地描寫了無數家庭的痛。

而較《暫時永別》早一點確認的歌詞,則是取材自日本傳統妖怪的同名歌曲《塗壁》。這也是Pollie最近最喜歡的作品,每次現場演出都給她滿滿的力量:「塗壁係一隻搗蛋嘅小妖怪,會好似成幅牆咁企喺路中心,令人睇唔到前面嘅路。其實人生嘅困難就好似塗壁,但我哋可以化身為戰士將呢啲問題一一解決。雖然一開始可能會覺得孤身作戰,但繼續面對嘅時候,就會好似歌詞咁講有同路嘅人一齊去面對。」他們感嘆這首在第一張專輯已經創作好的旋律,雖然五年後才正式推出,卻意外地合時。

「呢隻碟係俾身邊嘅朋友,亦都係俾同路人聽。」Jonathan為這些「到肉」的歌曲下了簡潔有力的註解,希望它們能在當下輸出更多溫暖和勇氣,陪伴聽眾。

六年經歷化為音樂 與聽眾一起進化

回顧六年全職音樂人的生活,兩粒塵有各自的學習。因獨特的唱腔而經常被討論的Pollie說:「有趣嘅係以前經常俾人覺得我嘅唱腔超齡,而家反而會被人覺得我把聲好細路。其實呢六年間,身邊有好多人會引領我用自己本身嘅聲音。」面對新專輯內部分歌曲唱腔與編曲不搭的評語,心態越趨成熟的她邊壓低喉嚨「扮聲」邊妙回:「同做人一樣,我把聲係可以有好多選擇嘅。其實我哋會諗,好多歌已經好沉重,係咪要再用更沉重嘅聲音去演繹呢?我哋反而想用本身最純粹嘅聲音,提供空間俾大家思考。」主力於音樂製作的Jonathan同樣對平衡的心態有感:「我自己有一個宗旨,就係音樂入面所有嘢都要和應、和諧嘅。所以我會以協助嘅方式,令整個感覺更加好聽,而唔係突出某種style、或者某個結他solo咁。」他特別推介專輯裏的開場曲《Little Song》,自言這是見證他「學有所成」的作品,期盼聽眾分享聽後感。

「第一首歌《Little Song》,就係講要記得我哋作為歌者喺呢個世界嘅責任。每個人嘅工作都帶住一啲任務,而我哋好好彩成為音樂人,我哋嘅崗位就係透過音樂將得到嘅智慧分享,刺激大家一齊思考,然後一齊進步同進化。」

「平衡」不僅是小塵埃六年來對做音樂的追求,更是他們做人的宗旨。就如他們每張專輯都以「Little」入題,提醒自己和聽眾即使成長到哪一個歲數,還是要永遠以小朋友的角度看世界:「用小朋友嘅心態待人接物同觀察呢個世界,永遠充滿好奇,其實係好精彩同特別嘅角度。」但在他們心目中,「Little」不等於把自己的價值變小或看輕自己。即使面對如當下般逆境的時候,我們更要拾起小時候「乜都夠膽死」、「搏盡無悔」的勇氣。「要記得『Be Bold』,係連小朋友都可以做到嘅。」Pollie看着我,眼神堅定地說。

「大人們」,把因為恐懼而裹足不前的自己留在2019年吧。2020年,「逛過危城」、「跌進無明」的我們要變得更強大,一起重拾小孩的勇敢、善良和直覺,無畏無懼。

撰文、攝影、剪接:熊天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