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衛的關淑怡 十一年後再聽也不過時【鄉公‧音訊】

快要迎來第31年的音樂事業,卻在前天昂然宣佈退出。你對本土歌后關淑怡(Shirley)的印象是甚麼?

前天看到Shirley在IG上的發言,先不管是否「難分真與假」。只看一字一句有血有肉,實在難過。更難過為消息傳出後,Facebook上網民的留言「又發作喇?」、「吓乜佢仲唱緊㗎咩?」等此起彼落,你一言我一語,要幾mean有幾mean;最難過的,是香港樂壇失去了多一位音樂風格前衛、為追求效果甚至硬頸得賭上事業的音樂人,而大眾還在予以嘲諷。

向身邊同齡的朋友「民調」過一輪,才驚訝地發現除了近年和Juno合唱過的《鎖骨》以外,好像沒多少人認識Shirley的音樂。稍為「八」一點的,也許會記得令她近年被塑造成「癲婆」、那些有的沒的新聞事件;再跟得貼一點的,也許會說得出她在反修例社運事件前已霸氣棄用微博、甚至在早半年運動最白熱化的階段,曾轉發網民擷取警暴畫面二創製成的經典歌《一切也願意》MV,而大讚她是良心歌手,可惜對她的音樂了解卻不算多。

其實想深一點也好像不算意外,畢竟曾留學美國、從歌唱比賽出身的Shirley在1988年先在日本推出數張單曲,後來才在1989年以首張廣東專輯《冬戀》出道。在玉女當道的年代,她當時不僅少有以強勁節拍的首支派台曲《叛逆漢子》先聲奪人,同年更唱紅了街知巷聞的抒情曲《難得有情人》;踏入1990年代,她逐漸以《愛恨纏綿》、《一切也願意》及《戀一世的愛》等大熱情歌走紅,但她沒有停留在安舒區。同時開始碰觸多元曲風,例如1990年《夜迷宮》和1992年的《製造迷夢》均嘗試了R&B電音、1991年阿拉伯風格音樂融和佛說歌詞的《梵音》和1993年的電音舞曲《Dela》更逐漸讓Shirley的迷離風格成形。在當時廣東樂壇仍以深情慢歌為大熱主流,而暫時未有新晉女歌手嘗試這種少少性感、多多神秘而迷幻的風格,Shirley堅持我行我素,漸漸塑造的她的歌者性格。

在1994年推出再次爆紅的《繾綣星光下》後,Shirley繼續在平衡主流大hit和前衛創新的路線上肆意前進。翻查資料,原來她的經典翻唱專輯《EX All Time Favourites》正是我出生的年份。1995年,當時已剷過skin head的她把這份型格同樣延續在專輯內,把一眾經典舊歌改頭換面,例如以流行搖滾風格演繹梅姐的舞曲《夢伴》和哥哥的《拒絕再玩》,投放更groovy和流麗的感覺;碟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相信是她與編曲人Donald Ashley把鄧麗君的《忘記她》以極豐富的和音、結他和鼓擊編成極迷離飄渺的版本,此版本甚至吸引名導王家衛把其選為經典電影《墮落天使》的插曲,即使未聽過原曲,其配合電影的高傳唱度相信你一定也聽過Shirley的「糜爛」版本。然而唱片內另一首我更喜歡的,是同樣堆疊極豐富和音、翻唱自甄楚倩的芭樂風格歌曲《深夜港灣》。其實在當年把和音與主音以近乎相軌並行的方式製作歌曲是創新之舉,多得她與唱片監製葉廣權的堅持讓歌曲以更淒美的樣貌呈現。

可惜從1996年開始,Shirley經歷東家轉換及產子等事而逐漸處於半退隱的狀態。經歷中間數次短暫復出,Shirley終於2009年發行久違13年的完整廣東專輯《Shirley’s Era》。這張專輯最厲害的除了讓人驚訝於Shirley聲音彈性的保養做得非常好,還有她的音樂觸覺也同樣沒有隨時間變異。專輯的「禪意」統一,除了再次展現Shirley音域寬廣及迷幻的《地盡頭》,開場曲《天規》以霸氣的Techno電子曲風開山劈石,更以世界音樂曲風的電音《山水》為樂迷打造烏托邦;也有曲風詭譎,題材貼地地敍述女性月事的《28日》。其反差感所產生富格調的黑色幽默可說是專屬Shirley的氣質,這也是讓專輯推出距離至今11年,現在聽還不會覺得過時的原因。正以為她要乘專輯的氣勢持續推出新作,可惜要求極高的她,在當時已不諱言若再碰不到好歌,《Shirley’s Era》就會是她最後一張專輯。多次押上自己的事業和歌手最需要的關注度,能拋出這樣的豪語,這樣的氣魄也是值得敬佩。

不確定Shirley宣佈退出能在多少人心中激起巨浪。至少在我心中,聽來簡單、實行起來極難的「個性」二字,在現行歌手的身上也未必能看到的時候,Shirley的退出是非常可惜的,因為這等於作為聽眾的我們又缺少了一個選擇。如果你也有同樣的感受,不妨聽聽她睽違10年,在去年8月烽煙中誕生、宣傳極少卻受一致好評的翻唱專輯《Psychoacoustics》,同樣以極豐富的新編曲為自己的經典歌改頭換面。建議先聽原版,你會驚訝於她的音樂品味和敏銳度絲毫沒有退減,反而更見野心。

唱片製作多用心,這不才應該是值得被我們討論的題目嗎?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