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自嘆「巨星隕落」 貼地歌神是如何煉成的……【文化者‧觀點】

許冠傑從來是香港人最貼地的偶像,草根出身的他的歌曲一直夭心夭肺、道盡世態炎涼。2004年沙士後他有感當時香港人不開心,譜寫了《繼續微笑》和《04祝福你》;知道通利琴行遣散燈光和音響工程技師,他即時自掏腰包捐25萬幫補失業技工;今日又開網上免費演唱會,為香港人加油。

71歲的歌神抱着結他,唱「同舟人誓相隨」;唱「讓洋紫荊永遠盛放」;唱「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唱「人比海裡沙,毋用多牽掛」……打頭陣的一首《獅子山下》,講疫境自強,也提到包容。大部分人認為歌神以集體回憶治療港人,滿載正能量;但也有人認為時代變了,空洞的安慰並不與時俱進,愈聽昔日的美好愈灰。

歌神也遇上天氣不似預期……

「歌神」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在歌唱事業上被雪藏過、轉唱片公司不順利、拍戲患高山症長期休養、歌曲被指抄襲疑雲、演唱會反應不理想……在1987年復出演唱會開show 前一刻,他更曾自謔當天是「巨星隕落的日子」。時間是最好的判官,今時今日,他仍然是香港人的歌神。

香港資深音樂人陳少寶在他的《音樂狂人》一書,第一章便特別寫歌神許冠傑。1985年,陳少寶擔任新創立的新藝寶總經理第一重責,便是重新打造歌神許冠傑回歸寶麗金的大碟《最緊要好玩》,同時展開了陳少寶的音樂事業。

陳少寶分析,許冠傑在香港紅極一時,初出道時以樂隊風格(Band style)的Cantopop曲風,加上他的歌曲中那些獨特的「市井」、「抵死」諷刺歌詞,令他成為一代歌神。1983年紅館落成,許冠傑成為首位在觀眾席上萬的紅館舉辦個人演唱會的歌手,開創一代先河,反映他當時的號召力以及樂壇地位的超然。

紅館演出第一人 火速爆滿

當時,許冠傑做了一個大膽決定,離開寶麗金,跳糟到新唱片公司康藝成音推出唱片《新的開始》。可惜反應並不理想,主打歌更鬧出抄襲疑案,最終被告上法庭(後來庭外和解)。雖事業停滯不前,但許冠傑非樂隊的個人風格更趨成熟。正如他的歌《世事如棋》:「倉卒歲月/世事如棋/每局都光怪陸離」,1986年因為《打工皇帝》與電影公司新藝城簽約,因而重投新藝寶懷抱。

《最緊要好玩》專輯成功將許冠傑推上歌神地位,也反映Sam接受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粵語流行曲(Cantopop)新一代的音樂浪潮,更是紅館落成後舉行第一場演唱會的歌手,全場火速爆滿。

1982年許氏兄弟單飛,各自發展,許冠傑當年以轟動電影界的二百萬片酬(當時一部小型電影的成本大約為一百萬元),參與拍攝由新藝城電影公司製作的《最佳拍檔》。

1987年是許冠傑的復出年,也是挑戰年。陳少寶憶述,這一年前後,徐小鳯、譚詠麟、梅豔芳等歌手在紅館一開就是二三四十場演唱會,已故「香港演唱會教父」張耀榮早就簽下阿Sam的復出演唱會,但偶像派當道,對Sam的演唱會帶來票房壓力。結果歌神才開三場演唱會,賣票成績還是沒法滿座。

而開show 在即更發生演唱會場次銳減,樂隊成員對酬金有意見而企圖阻止唱片公司錄製現場演唱的專輯(live cd),最後更要出動Sam來擺平事件。

陳少寶:見證歌神感嘆巨星隕落

陳少寶記錄開show 前,單獨跟阿Sam在化妝間的men’s talk。就在大家互相安慰的時候,阿Sam感慨地對陳少寶說:「今天是香港人目睹一顆巨星隕落的日子。」兩個男人相顧無言了幾十秒,然後他默然地出場。

全場的燈一熄滅,不到一萬觀眾狂叫偶像的名字,許冠傑風采不減,歌迷們瘋了一樣。第一場雖不滿座,但當晚口碑與反應極好,第二晚就收復失地,加場也即時爆滿,一票難求。

「所有人都鬆了一氣,當然我最開心的,是看到阿Sam又有了笑容。」陳少寶回憶說。

歌神畢竟不是神,他也有很人的一面。

撰文:鄭天儀

Reader Comments

  1. 寫這段文字的人中文底子不凡,功力及層次很高,比起大多數寫新聞稿的人好了不知多少倍;低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