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木雕家金巻芳俊 具象呈現內心小劇場【文化者.推介】

日本木雕藝術家金巻芳俊(網絡圖片)

假期完結,容乜易又到星期一。原本長期Home Office的朋友,最近因肺炎確診個案有回落趨勢而陸續回到辦公室上班。想起要再次應對很久不見、卻又「唔係好friend」的同事,你是否也要腦筋急轉彎、在打開辦公室那道門前掛起最適當的笑容?

《浮華春巡》(網絡圖片)

日本藝術家金巻芳俊的木雕人物作品,就有趣地具象化了這種情緒的轉變。乍看他那些「一身百頭千表情」的作品,也許會有種像看到伊藤潤二筆下、無限增生「富江」那種奇幻的毛骨悚然感覺;然而從人物日常的衣著細想,這樣多樣化的情緒和迅速的表情更替,其實就是我們應對多變且不盡如意生活的日常。這刻坐在辦公室裏、看着金巻作品的你,是否感慨萬千?

金巻芳俊在1972年於日本千葉縣出生。藝術天資的聰穎和靈敏的人性觸覺,讓他在1999年於多摩美術大學雕刻學科畢業後,就開始從事木雕作品的創作。他認為日常生活裏各種好與壞的溝通和交流中,多少都會產生磨擦和矛盾。在大多數人都因為「怕麻煩」而選擇對那些矛盾避之則吉,金巻卻選擇誠實面對,繼而從那些糾結裏得到啟發創作。

日本木雕藝術家金巻芳俊(網絡圖片)
《交織的情調》(網絡圖片)

他的作品主要有兩種,例如擁多副面孔的人物和以肉身與骷髏接觸的木雕。前者以日常衣著的人物為主,並以女性居多。他表示日本有名為「女人心如秋天」的諺語,描述女性特有、在一剎那表現出情緒變化的善變意象。這啟發他創作能表達人類心情在短時間內豐富轉變的作品,例如《交織的情調》就透過一位女性交錯的麻花辮和各種喜怒哀樂的表情,演繹人類自然產生的糾結情感;他也會創作像《相對矛盾》這樣,以「雙子」形式同時呈現極反差的情緒。在這樣的呈現手法當中,以一體型態來呈現矛盾的雙面性甚至多面性。

《相對矛盾》:下面的人稍微呈現陰鬱;上面的人則顯露出較輕鬆的表情。以一體型態來呈現矛盾的雙面性。(網絡圖片)

除了較日常的面向,他也會涉獵較抽象的生死議題,並提供極大的開放性讓觀眾任意演繹作品意義。例如《逝·勿忘死亡》裏被骷髏環抱的主角到底要接受還是反抗死亡、又或者《空的時刻 勿忘死亡》裏的主角到底是要蓋着還是拿掉像徵死亡的骷髏,他都笑言自己心裏有答案,可還是選擇留白,留有讓觀眾猜想的空間;骷髏純粹表達死亡那種「空」的狀態,對他來說,這種「空」是無意義的,要靠觀眾為它賦予意義。正如對於死亡的定義,其實不同性別、年齡和背景的人都有不同的詮釋方法。金巻由淺入深,從微觀的日常生活到宏觀的生死議題一一涉獵,以細緻的觀察為我們的生活提供深入思考和抒發情緒的空間。

金巻選擇木頭作為呈現作品的媒介,是因為這種材質跟人類體溫很接近。把木頭握在手裏創作,有種跟人類生存和死亡的狀態親密接觸的感覺。而對日常生活裏的矛盾和衝突敏感的他,每每能從中得到新的啟發;例如模糊的殘影、變形或者負片與正片的反轉意象等,都是一些他具象化成人物木雕時會投放的創作元素。

《搖曳疊影之感》:負片與正片的反轉意象是金巻愛在作品裏應用的呈現手法之一(網絡圖片)

看着他從一塊木頭慢慢精雕細琢、最後成了一尊尊擁有千百種表情的木雕,不期然想起身而為人的我們,其實也是在日積月累的被塑造、繼而反抗的矛盾過程裏,不斷在跌撞中自我形塑成最理想的樣子。我想在創作一件木雕的過程裏,金巻本人可能也在不停自我思辯存在的意義吧。然而這些從痛苦的思考裏萌生的縫隙,正是讓新意念併發的時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