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王一秒寫揮春 祝大家健鼠迎春【文化者.現場】

今天香港著名藝術家蛙王(郭孟浩)在跑馬地電車總站旁擺檔寫揮春,邊寫邊派邊笑說童年回憶:「5歲時我在勿地臣街住,經常來跑馬地這個位玩,現在已70多歲,好似時光倒流,居然回到原地創作。」蛙王今次到跑馬地寫揮春除了是創作兼應節,亦是受相識廿多年的好友張嘉莉所邀,將「蛙王藝術」帶到跑馬地。

藝術家蛙王(郭孟浩)在跑馬地電車總站旁擺檔寫揮春

當然蛙王的揮春並不如一般傳統的揮春一般,只是單純寫一些祝賀語,蛙王說:「我是將文化傳統消化後運用到生活上。」蛙王說,字他是有練的,絕非隨隨便便就寫,但內容就絕不能刻板和一式一樣。

蛙王說Spring鼠等於香港人說食tea一樣,有中有英才是香港地。
跑馬地區區議員張嘉莉代蛙王送出「愛意興隆」給在場外籍人士。

說是寫揮春,但就這樣乖巧地寫也太不蛙王了,出其不意大叫一聲:「起!一秒墨送給你。」前面圍着蛙王的小朋友們嚇得一臉茫然,蛙王卻說:「這裏包含了速度,現代人不懂得欣賞。」轉頭他把這「一秒墨」送給了一位外籍女士,經現場工作人員解釋是鼠年祝賀的揮春,那位女士反過來看了看,說「一秒墨」像隻老鼠然後帶着微笑離開,真是充滿想像力的表現。

一秒墨

然後只是寫了張「一秒墨」,蛙王就變出一大疊預先寫好的揮春,笑說:「現場戴着蛙王眼鏡,其實我看不到自己在寫甚麼,所以我都準備好。」現場瞬間變了拍賣會,圍觀的看到喜歡就舉手,或是蛙王覺得是你的就是你的。派揮春大會固然熱鬧又高興,蛙王說:「你們看派揮春多好,不用傻傻的在排隊,反正你們想要甚麼我都知道。」

農曆新年前爆發武漢肺炎,蛙王祝大家健鼠迎春

寫揮春的題外話

蛙王所到之處,必然身穿指定的蛙王造型,以前和蛙王談造型他曾唉聲嘆氣:「我平時的衣着說是蛙王都沒人信,只有穿起這一身才有人認得我。」但今次見到蛙王,他居然說:「唉,我的裝飾都在香港美術館,只剩身上這些。」這番話感覺是他覺得今天不夠誇張而已。

撰文、攝影: 余日一

祝大家金鼠迎春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