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冰室今逆市開張 牛佬:「我唔習慣遊手好閑。」【專訪】

「當年長期都賣三至四萬書,當時嚟講算係唔錯嘅數字,仲維持咗幾年時間;同而家市面一般約幾千本書嘅銷量相比,相差好遠。」本地漫畫家牛佬口中提到的,是出自其筆下的港漫經典《古惑仔》。

《古惑仔》主編 牛佬

去年年中,牛佬在社交網站宣佈《古惑仔》迎來完結篇,震驚港人。稍作休息,視自己擁「勞碌命」體質的牛佬趁牛年宣佈「復出」,與伙伴共同經營「古惑仔」冰室,讓經典角色跳出單行本繼續陪伴粉絲。雖然牛佬非重返港漫圈子,不過疫市創業消息傳出仍讓粉絲大呼「泰kai鮮」,兼好奇會否「食食吓嘢俾人爆樽」。且看今天冰室開業後,侍應會否像烏鴉唱着「愛我啤酒」帶位,或者餐牌上會否出現陳浩南乳燜豬手和包皮蛋瘦肉粥…

從吹水到開餐廳

去年宣佈結束連載共2335期、歷經28年時間的《古惑仔》系列,自言入行以來「一個星期都無停過」的牛佬畫最後一稿時,竟出奇地沒有特別的感覺:「最唔習慣係過農曆年時放低咗支筆,感覺好怪,咁多年嚟都未試過。」十三、四歲入行就開始作畫的牛佬,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遊手好閑;時值疫情,他決定稍作休息。

1996年牛佬在《古惑仔》電影中客串
古惑仔冰室逆市登陸尖沙咀

到了接近退休的年紀,牛佬認為是時候為自己作些投資:「要學吓投資。一定要有生計,就算唔等錢使。」結交甚廣的他身邊不乏飲食界的朋友,在幾次聊天裏你一言我一語,忽發奇想欲開一間「古惑仔餐廳」。從聊天到不知不覺間成就了一件美事,股東之一的牛佬投入籌備,到準備開店的現在回想也自覺神奇:「言談之間加入咗好多古惑仔漫畫嘅諗法,大家都覺得係一件好本土文化嘅事。所以裝修加咗好多古惑仔漫畫同電影元素。初初嘅諗法就係咁。」

盼成fans聚腳地

「細細粒紅豆冰、山雞湯…呢啲都好有趣。」邊笑邊介紹以《古惑仔》角色們命名的創意食譜,牛佬卻自言對食其實無甚要求。開餐廳的意義,也許更在於延續這位中佬,以及一眾睇《古惑仔》大的中佬們的浪漫:「我期望以前追睇古惑仔漫畫,或者香港漫畫迷嚟幫襯,緬懷吓過去睇實體漫畫嗰種味道。」冰室開業後,牛佬最期待看到的畫面,是這樣的:「大家或者唔識對方,但因為喺度聚腳,睇同一本漫畫產生話題,而交多幾個朋友。」

「當然喺生意立場上,都希望餐廳可以旺場。」保持浪漫,牛佬同時警剔自己不能失去理性:「純為理想唔得㗎,除非我有正職,先可以追尋自己理想。」這也為書迷解答了牛佬寧把時間投放在營運冰室,卻暫停創作的原因:「《古惑仔》所謂終止係被逼嘅終結。實體出版唔掂,再做落去只會大蝕,唯有停一停再諗辨法。」不過看着店內入戲的裝潢,相信連非粉絲的街客也會覺得吸引。原作者牛佬,難道沒有一刻心動嗎?「如果銷量無問題,當然希望繼續出(漫畫);但而家成個市道都唔得,諗唔通唯有放低,將精神放喺冰室。」

撰文:熊天賜
攝影、剪接:陳昶達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