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攝影

林嘉欣的寶麗來式自我修練【文化者.專訪】

「我在日常生活中很重視儀式感,在分秒必爭的世道裏,我更喜歡拍寶麗來的慢和靜心,由按快門到顯影,整個過程是很浪漫的等待。」影寶麗來對林嘉欣而言也是一種自我修練。

去年看過林嘉欣有份參演的電影《死因無可疑》,她在戲內的八仙飯店式恐怖眼神,再喪心到為保費連環毒殺他人,完全顛覆了筆者對她「文藝女神」的印象。「我一向都不喜歡一些太容易的事情,你看我選擇的戲路就知道。而影寶麗來也不簡單,它好像將我的宇宙縮小了,讓我著眼於那四方框裏,看事情看得更細膩。」眼前的林嘉欣依然如以往般嬌柔。

林爸爸贈送她的一台SX-70相機

二十年前,父親贈送她一台SX-70相機,從此她就視其如瑰寶,用它記錄日常點滴,一影就二十年,至今已拍攝數千張寶麗來照片。「如果平日沒有特別的行程,我知道我可以很靜心的時候,我就會帶上我的寶麗來,細味周遭,女兒或盆栽都頓成我的主角。」2009年,她推出了首本寶麗來攝影集《VOYAGES》,直至今年再出第二、三部曲,從一人的影像日記到一家四口的時光都一一盡錄,是歲月的見證。

《VOYAGES》三部曲

欣然接受年月變色

即影即有之所以使林嘉欣著迷,就在於當中順其自然的感覺。意思在於拍攝需要靜觀世色,確定了眼前的構圖後就要屏氣凝神,再按下快門,然後要靜待照片顯影。而照片更會隨年月變色,有些甚至會出現水迹,但就是如斯的偶然和瑕疵才能見證寶麗來的魅力。

林爸爸去旅行一定會帶的行李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從這些作品見證了二十年人生不同階段的故事,經歷過時間的沖淡,卻有別一番的美麗。」淡然的寶麗來記錄了她已褪色的美好時光,其中父親的行李箱和澳洲升空中的氫氣球最教她難忘與鼻酸。「以前爸爸做電器,旅行時必定要帶上他的百寶袋,我每天都勸他帶少一些,怕他操勞,但爸爸已經離世六年多,現在只能作無言的勸告。」也因為這樣,林爸爸送她的這台SX-70相機也成了一件讓她懷緬的信物。

另一張是林家四姊妹到澳洲旅行時所拍,表面上只是抓拍一個氫氣球,但相片背後卻蘊藏無法言喻的忐忑和牽掛。「當時我的大妹妹即將要結婚,我們就提議去澳洲旅行。正當要坐氫氣球之際,我們頭頂有一個氫氣球正升上天,剎那間我覺得妹妹即將要飛行進入另一個人生階段,內心充滿不捨,也要告訴自己不能再任性。」林嘉欣欣然接受這段已褪色的時光。

重拾自己生活的節奏

「每件事情都自己的節奏,寶麗來有自己的節奏,做陶土時有也專屬節奏,要反覆的練習和嘗試才能建立屬於自己的節奏。」林嘉欣也曾因為菲林的停產而放低寶麗來,久而久之,對原來視為身體一部分的寶麗來感到陌生,「當時我好像怎樣看也覺得不對,它要重新喚醒我身體的記憶,好讓我繼續和自己對話。」

林嘉欣由演員過界當策展人和陶藝人,問她甚麼時間會以藝術家自居,她幽幽一笑:「藝術家也有自己的步調和節奏,有排!」

撰文:陳昶達
攝影:陳昶達、廖偉洛
剪接:陳昶達

Venue: TASCHEN 
Make up: Shuen Kong
Hair: Bart Choi 
Outfit: ZADIG & VOLTAIRE, Bvlgari

0 comments on “林嘉欣的寶麗來式自我修練【文化者.專訪】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