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黑灰【The Culturist 專欄】

我每天都會停在這個繁忙的斑馬綫前,等待著紅燈轉綠燈。等待著的片刻,我看著對面也同樣等著過馬路的上班人海,眼睛仿佛只見到一片藍、黑、灰 。朋友常和我説,我在這區上班是多麽的幸福,上班的人都特別養眼漂亮。…Continue Reading